现在位置: 首页 >> 敬老养老的思考 >> 正文

九九话重阳,感恩在我心
敬老养老的思考
●请保姆住家的养老方式越来越不划算,生活问题交给养老院解决省力又省心●不少儿女成群的老人不想被人嫌弃,也不想麻烦儿孙,都自愿选择离家住院●一对香港居民放弃港府提供的高龄津贴,为了入院养老还卖掉私房
五位八旬亲人敬老院里其乐融

来源于:中山日报 2012-11-02 第 6500 期 A10版  
马婆婆(中)与弟媳(左)及亲家一起用餐。

    在火炬开发区敬老院里,经常会出现这样一幅图景:一位年约50岁的妇女提着三份礼物或三壶靓汤分别送到三个房间:一份给她的母亲马慕德;一份是给她的公公陈有和婆婆何莲;另一份给她舅舅超公公和舅妈芳婆婆。她的 5 位平均年龄为 83岁的亲人同住一家敬老院乐享暮年,在敬老院里被传为美谈。
马家二姐最先入住,亲家公婆跟来,老弟夫妻跟来
    今年87岁、育有3个女儿的马慕德婆婆是33年前丧夫的。3个女儿依次出嫁,她们分别育有一到两个孩子。丈夫去世后,马婆婆先后到3个女儿家帮她们看家、带孩子。以前身体好、行动方便、忙碌时不觉得日子难熬,等到最小的女儿的最小的孩子大学毕业准备娶妻时,马婆婆突然从内心深处涌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孤独感:他们各有各的忙,一天到晚几乎没人有空与她闲聊几句,尽管孩子们都对她不错,但她依然感到她与他们间的代沟越来越大。后来,她听说现在社会上许多有儿有女的老人都住到专业的养老院里去,她也想换一下环境、换一种生活方式,便要女儿们帮她找养老院。
    于是,马婆婆就让二女儿阿文和三女儿阿明带着参观了市内好几家民营养老院,但她都觉得 “什么设施都好,就是没什么树木花草,场地太挤,不透气”,直到见了绿树成荫的火炬开发区敬老院,她告诉女儿:“就是这里了,我要在这里养老。”经协商,女儿们都同意了老母亲的选择。2010年7月1日,马婆婆到这个敬老院里 “安营扎寨”,孩子们给她举行了隆重的“入住仪式”:吃大餐。
    马婆婆的亲家母莲婆婆得知马婆婆去养老院养老后,她也打算进去陪陪亲家母。在与儿女商量后,莲婆婆也住进了火炬区敬老院。过了几天,莲婆婆的老伴来探亲,见自己的老伴和亲家母在那里生活得很开心,他也要求孩子把他送到敬老院与莲婆婆同住夫妻房相互照应。
    去年 1 月,83 岁的超公公带着82 岁的老伴芳婆婆去探望二姐马婆婆和她的亲家两公婆时,一见他们“乐不思蜀”,超公公当时就打定了主意,也要像他们一样,住到敬老院里去养老。
放弃港府提供的高龄津贴,卖掉中山的私房住进敬老院
    超公公住到敬老院前,可费了一番周折。
    超公公出生在中山市南区沙涌村,父亲是一位澳洲归侨。父亲年轻时在澳洲打工多年,后来自己经商,才有一些积蓄,供他姐弟几人读书。19岁那年,已从中山一中高中毕业的超公公到香港谋生。他让自己的两个女儿留在中山读书,后来经济条件好转了,就把两个女儿接到香港生活。
    从19岁起,超公公在香港一住就是60多年。上世纪80年代中,超公公花5万多元在中山城区华侨新村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65岁退休前,因为工作忙,很少有时间回中山。超公公一共中风过两次:第一次中风是在退休前,康复后回中山买房住,一年回香港一到两次探望亲戚朋友;第二次中风是在十年前,此后他就很少回香港,而是在中山长居。第二次中风后,超公公手脚都不灵便了。住在中山的家时,要请保姆照顾两人的生活起居。“现在保姆市场价格越来越高,包吃包住每月1800元还请不回一个好保姆。一日三餐,要买菜做饭,什么都得自己操心。”超公公说,“两个老人整天住在家里又闷又累,也不想让孩子们觉得自己是负担,还是觉得住养老院省心,吃得有营养,住得开心。”去年1月中旬,老两口看望二姐后,更加坚定了住院养老的信心。老两口经过反复商量,最后达成共识:卖掉私房住进敬老院。
    超公公和芳婆婆都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但近年来他俩因为长期在中山居住,超过了香港方面规定的连续在港居住的时限,而被动“放弃”了本该享受的每人每月1000多元的高龄津贴(生果金),他也并不是很计较。超公公说,香港老人虽然在退休后有较好的福利,但生活成本太高。“我算过一笔账,因为在中山生活就医方便,生活费用也不算太贵,就算不要香港那边的补贴,我自己攒的养老金和卖房款也够我俩住到100岁。”
五位亲人一起吃饭一起玩,常串门互送礼物
    超公公和芳婆婆入院初是分住男女宿舍的,住了不到半年超公公就与老伴调到位于耆英楼的一间夫妻房同住。两人的床首尾相接连在一起,两人每天休息时都会头靠头地讲讲话。在一起生活了50多年的他俩,总有讲不完的话题。
    超公公与他的二姐马婆婆住在两栋不同楼的同一层。中间经过一个过道,就到了延年楼202号他二姐的房间。超公公夫妻每天都要到二姐的房里去坐坐、问候一下,有时又与二姐一起到二姐亲家屋里坐一坐,聊一聊。二姐的亲家母因为腿脚不便要坐轮椅,住在耆英楼104房间,上楼下楼乘坐电梯。
    超公公有两个爱好:一是看报,他自费订了一份《中山日报》,他每天都像校对一样把报纸从头到尾读一次。二是爱逛超市购物。他经常买一些糖果、饼干之类的零食分给自己的老伴、二姐及二组的亲家,也分给院里其他的一些公公婆婆,像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分果果”一样。芳婆婆和二姐亲家最大的爱好是打麻将。芳婆婆说:“打牌比吃重要”。“大家只要开心就行”,超公公说,他也经常给一些小钱让芳婆婆去玩麻将。
    超公公的孩子都在香港工作、生活,不是经常能回来看望他们。二姐马婆婆和她的亲家的子女大多在中山,他们的子女几乎每个周末都要来院里看望老人们,并给他们带些礼物。几位老人闲时也经常聚在一起聊他们的子子孙孙,一起分享孩子们带来的礼物。
全都有子女,都不想麻烦后人,宁愿住进敬老院
    在这五位老人中,马婆婆是最先要求住敬老院的。“肯定会有代沟的,我不想麻烦女儿们的后人,他们都太忙了。”马婆婆说。现已在这里住了两年半的她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目前马婆婆每月交的1680元养老费中,900元是社保金,剩下部分的养老费及医疗费由三个女儿分担,目前她的生活基本能自理。
    超公公夫妇住的也是标准双人房,但他们俩身体比较硬朗、能走动,每月两人的养老费加起来共3720元。他俩的入住费主要来自他的卖房款和他退休前积攒的一部分养老金。“两个女儿都五十多岁了,他们也有自己的孩子,我们自己能解决的事,不用麻烦他们了。当然,有孩子们愿意孝敬一些钱给我们花,我们也不反对。”超公公说。
    陈公公和莲婆婆退休前都有一份正式工作,现在陈公公的退休金每月有3000元左右,何婆婆近2000元。由于莲婆婆腿不方便,需要护理人员护理,莲婆婆的退休金刚够住院养老,陈公公则稍有结余,那是他们的零用钱。老两口在河泊大街上还有一套七八十平方的旧居,每月800元租金由女儿代收后送来给陈公公饮早茶和打麻将。
    前日,记者采访莲婆婆时,她的大女儿芳姐正好来送东西给她吃,并为她修剪指甲。芳姐说,老人们在这里住得安稳,作为后人的他们也很放心。当记者问起今年已55岁的芳姐以后会不会也来住院养老时,她眼里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我也想来啊,不知到时我的退休金够不够交住院费呢!”芳姐退休前是工人,已退休5年的她目前的退休金才1000 多元,她有点担心自己退休金的增长幅度会跟不上养老市场一路看涨的行情。记者手记
海外乡亲归乡养老成趋势
    中国素有“养儿防老”的传统。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和社会竞争的加剧,这种传统正在被打破,许多想尽孝道而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子女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终于想出一种“两全其美”安置老人的办法:把他们送到专业的养老院去颐养天年。
    记者近日在中山几家知名的养老院采访,发现许多这样的案例。出生于张家边西桠村的洪伯年近八旬,早年他八个兄弟姐妹中七个去了美国,他是在1979 年去美国定居的。他的百岁父母在一起生活了80 年,半个多世纪以来, 父母都是轮流在儿女们的家里生活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双亲都健在时,他们并没感觉到孤独。2009 年,洪伯的父亲在103 岁高龄时去世。父亲过世后,孩子们怕母亲孙老夫人一人在家不好照顾,于是将她送到一家敬老院,老人很快就习惯了在院里的生活。第二年,院里为她摆了一个非常隆重的百岁寿宴。“母亲虽然现在也随老父去了,但在她人生最后的一段岁月里,她也过得很踏实、很安稳,”洪伯回忆说,“当时,敬老院真的为我们解了一道难题。”
    这样的例子在中山并不鲜见。记者了解到,现在入院养老的人中,有80%的人是有子女的,而这些子女里面,有20%的人在海外或港澳工作、生活。据业界有关人士分析:优质的专业化养老在中山已渐成“新宠”,海外乡亲送父母归乡养老也渐成时尚。
   
 
发布日期:2012年11月2日   作者:文/本报记者陆梅图/林社祥 责任编辑:夏竞
 
参与本文评论】【进入评报专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关于中山网 | 版权声明 | 成功案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社长邮箱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49 | 粤ICP备13033288号-3
报料热线:(0760)88881029 广告专线:(0760)88881052 88881015 89882910 87888060 技术热线:(0760)888810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0)88881029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 2005-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