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
中山日报“益工场”开展第三期“云沙龙”,社工分享如何满足老人多样化需求
让居家养老成老年人“快乐驿站”
发布时间:2020-10-20 来源:中山日报


   我市居家养老服务经过多年发展,已实现24个镇街全覆盖。图为老人到西区长者饭堂享受助餐服务。

10月25日是一年一度的重阳节,今年重阳节是自2013年《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后第八个法定老年节。本报公益周刊“益工场”团队18日举行第三期线上“云沙龙”,邀请中山4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聚焦“社工如何提升和改进居家养老服务”展开讨论。社工代表们梳理各自机构近年工作措施和成效,分享各镇区的养老特色服务。不少社工认为,要满足老年人多样化的养老需求,需要养老观念的整体提升,包括政府部门、市场主体和家庭成员协同参与。

沙龙嘉宾

●小榄镇敬老院副院长、

小榄镇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负责人杨权华

●南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主任罗香清

●西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主任侯雅梦

●港口镇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专员伍楚贤

■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具备4助功能

中山曾有一份调查显示,超过90%老人希望居家或社区养老,只有10%不到的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我市居家养老服务经过多年发展,已实现24个镇街全覆盖,部分镇区还将服务站点延伸到社区、村。

小榄镇新市社区独居老人添伯今年70岁,患有严重眼疾,腿脚不利索。杨权华说,小榄镇成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后,从2015年起为添伯等老人家申请了免费送餐服务、家政服务,解决了基本生活照料问题,同时也定期组织志愿者上门探访,及时了解并回应添伯的需求。不仅如此,社工还链接公益资源,为添伯提供上门理发、住房微改造以及微心愿等服务,“今年,我们再度为添伯提供了厕所安全改造的服务,有了大家的关心帮助,添伯脸上笑容越来越多了。”

西区西苑社区,83岁的独居老人黄婆婆去年在社工的关怀下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侯雅梦说,丈夫离世后,没有生育儿女的黄婆婆过得十分孤苦,性格也变得“古怪”,对邻居恶言相向,使大家不敢靠近。社工在一次恒常探访时发现黄婆婆卧倒在满是垃圾的家中,身上的衣服也没有穿好。社工通过链接公益资源让没有购买社保的黄婆婆住进了协和医院,并链接了志愿者为黄婆婆打扫卫生。在医院调养了一段时间的黄婆婆回到整洁的家中,体面地离开了。

罗香清、伍楚贤等补充说,我市居家养老服务从2018年开始启动新一轮改革,要求各镇区的居家养老服务更加聚焦困难家庭老人的生活照料问题,今年更是从去年“1+2+N”基础上推行“3+4+N”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模式,对符合条件的困难老人开展了助洁、助餐、助医、助安服务四项服务,通过政府买单、社会慈善资源助力等方式,因独居、残疾、经济收入不高等原因导致生活困难的老人,足不出户就享受到基本的照料服务。

■打造特色项目回应老人多元化需求

“虽然都称为老人,但老年人的年龄跨度大,60岁需要的服务和70岁、80岁需要的服务不同,农村片区和城市片区的老龄人需求也不一样,男性和女性的需求也不同。”侯雅梦说,在满足了困难老人的基本需求后,如何根据不同地区开展特色服务回应老龄人需求,社区也想了很多办法。

在西区,近日面对社区诈骗案增多的情况开展了精明耆英长者防诈骗项目,为西区长者提供防诈骗公众教育,形式有讲座、小组、戏剧、 短视频等。“我们的小品通过抖音等方式传播后,很多老年人爱演更爱看。”

南区4个社区中有3个社区由原来的多个自然村整合而成,农村片区的老年人在精神慰藉方面存在巨大需求。罗香清说,他们所举办的“祝寿到家——长者上门生日会”在当地很受欢迎。“通过这种形式,我们团结一班年轻力壮的低龄长者,有效满足了年纪较大、不便出门的长者情感慰藉的需求,进一步凸显服务个别化、差异化的成效。”在港口,伍楚贤所在的项目组成立了1个博爱商城平台、带动N社会组织加入“1+N”微心愿计划。社工们通过走访收集老人家的需求,根据老人家提出物质或精神上的小心愿,根据社会组织的特长予以分配圆梦。

■养老服务也需要“供给侧”改革

中山居家养老服务工作通过这两年的改革,已从原来热衷于搞文体活动回归到更加实用和兜底服务项目。但老年群体庞大,随着老龄化程度的越来越大,如何让更多老年人在社区安度晚年?沙龙的多位嘉宾认为,需要政府更多职能部门和市场主体的加入,从促进养老产业发展角度为社区养老提供更多产品和服务。

“目前大部分服务依靠行政力量提供,社会的参与度偏低,专业化、系统化的居家养老服务供应商更少之又少。孩子们或许能轻松找到兴趣班、补习班,但专门为长者提供服务的寥寥无几。”杨权华说,目前政府优先保障特困、双低、困难老年人的生活照料服务,然而经济条件在健康时刚刚好的普通老人,他们当中一些因为中风等健康原因需要托管或照料的部分需求,政府无法通过政策兜底。如果社区没有托养服务,他们面临的只有机构养老单一的选择。

“还有一些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也需要重视,社工虽然具备一定的心理咨询能力,但一些严重的个案仍需转介心理健康机构,社区的心理咨询资源不够。”侯雅梦说,早期一些不正规健康理疗门店在社区滋生,恰恰说明了老人家的合理健康需求得不到正规的卫生服务机构回应。这些都需要政府部门做好供给侧的市场培育和市场监管,此外,养老事业同时涉及卫健、民政、文化等多个部门,也需要职能部门更加协同的参与。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