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驴行”拯救的“坏人”

2016-9-16 中山日报
 黄金接受采访,成就感溢于言表。孙俊军摄







    黄金和他的小伙伴们在旅途。


    金爷说,玩户外运动前他是一个“坏人”,吃喝玩乐,玩坏了身体,体检时除身高不高外,其他指标都超高;玩户外后,学会了亲近自然,找到了原生态的自己,身体的一切体征都正常起来,肚腩肉没了,什么都不高了……

    他说,不要只是写他,他理解我是记者,想抓新闻抢亮点,可他真的很普通,只是做了人人都有可能做的事,不值得四处宣扬,他只是公益户外组织“楼兰”的一分子,像楼兰的“老驴”小米、疯子等,更值得关注……他说,以前总有很多应酬,总是穿梭在酒桌之间,说过太多言不由衷的话,做过太多身不由己的事。自从走向荒野,一嗅到野外的气息,他觉得解放了,有一种放松与释然,只想静静坐着发发呆……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
    9月15日,中秋节。
    “我在去阳朔的路上。祝中秋快乐!”这条微信来自金爷,他有着国内徒步克什米尔三大区域非专业第一人之称。从我认识他至今,他不是在户外徒步,就是走向户外的途中。虽然入户外的日子并不久,却是中山户外界的强中之强。
    认识金爷纯属偶然,朋友传来的一条帖《金爷:国内完成克什米尔三大区域徒步第一人》,让我震撼,细看才知,这位金爷是中山人。
    我的好奇立刻被吊起,虽然已不玩徒步好多年,但克什米尔这样殿堂级的路线还是如雷贯耳。金爷两年时间三次踏入克什米尔地区,完成了该地区中控、印控和巴控三大区域的顶级徒步线路,我顿时膜拜。
    玩过徒步的都知道,因为天气、无人区、军方管控等原因,没有足够好的体能与运气,完整完成克什米尔三大区域徒步的人,在全世界都是凤毛麟角,更别说国内,金爷此次很有可能是非专业人士中的第一人。[ZSPFSIGN]

爬过雪山的汉子不冰冷
    9月2日晚,东区三溪村的饭庄“楼兰小站”,我去拜访了他。金爷姓黄名金,是名副其实的黄金。见他前,我多少有些忐忑,这么一个有着强硕体魄与坚韧精神的人,一定是一副冷冰冰的硬汉形象;见他后,我吁了一口气,虽已是年过五旬,身材在同龄人中算保持得相当不错,黝黑的脸上一笑露出洁白的牙,人很可亲、近人。
    原本是江西人的金爷,二十年前第一次来中山,就爱上了这里,放弃自己曾经拥有的良好待遇,在中山一待就是二十年。如今,妻已退休,夫唱妇随,两人经常一起畅游户外。女儿今年7月从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毕业,正在为出国深造做准备。
    看着金爷手机里一家三口在中大校园的合影,就知道这是幸福的一家。妻子端庄,女儿可人,金爷一张笑脸印在手机上,幸福满满地往外溢。
入门五年进步神速
    说起自己开始进入户外,金爷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根本不是平常人想象中的“老驴”,至少在时间上不是。5年前才踏入户外的金爷说,自己属于那种入门特别晚,但进步特别快的人。而且一进入便一发不可收拾,目前金爷基本走遍全国各地,对新疆、西藏这样的徒步圣地,更是津津乐道。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是以色列,说起也是如数家珍。得知我也曾是户外小驴,金爷不住向我推荐:“巴基斯坦这些国家一定要去看看,去了你才知道我们国家有多强大,在这些国家人民的心里,对中国人有多尊重。而那里的人文景观与自然风光,绝对值得神往。”
    “金爷,你好有动力、好有时间啊!”看着我羡慕的眼神,金爷笑了,谈不上,只是想通了,要在自己还能动、能享受自然的时候,多出去走走,真实回归自我。
    说起有闲,金爷说他是做测绘工作的,时间相对充裕些,又到了这
    个年纪,算是这个行业里顶尖的人物。金爷毕业于中南工业大学测绘专业,“我与新书记陈如桂是校友哟!”看来,金爷很会抓热点,当天正是陈如桂书记宣布上任的日子。
[ZSPFSIGN]
走K2真的是用生命在旅行
    7月15日从中山出发,8月9日顺利完成所有行程回到家,金爷说这次走乔戈里峰(简称K2,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米)真的是生死考验,受伤的小手指虽然好了,却没了指甲。金爷说,为了雪山与冰川间绝美的风景,这点损失——值了。
    “每一次旅程对于体力和耐力都是极大的挑战,但这次去巴基斯坦,充满太多意外、危险与不确定因素。”金爷说的这次旅程就是K2。
    “8月8日,就在我们离开巴基斯坦不到3个小时,巴国发生一次恐怖袭击,死亡90多人,随后飞机降落时冲出跑道,而如果我们晚3个小时,也许……这架飞机原本就是计划要坐的,却因晚点改乘汽车,谁知因祸得福。
    ——这得有多么好的运气!
    “进山的前几天,来自巴基斯坦的背夫被落石砸中,永远长眠在那里,而他一天只有不超过100元的工资。来自杭州的姑娘走冰川时滑倒,摔伤尾椎,结束行程……而我在通过比较危险的路段
    时摔了一跤,划破手指,在以后的十多天里逐渐感染化脓,小手
    指的指甲就是这样没了的。——这得有多么好的承受力!
    “翻最难走的垭口时,天气还不错,但我的左脚突然崴伤,忍痛走了5个多小时,挣扎着到了营地,脚肿得根本不能动了。出山后,我又开始拉肚子,导致浑身无
    力,体重因此减了至少10斤。幸运的是,我平平安
    安地回到了家,回到了我心仪的中山。——这得
    有多么好的耐力!”
    聊到最后,夜已深,金爷说,徒步户外最重要的还是环保与安全,这两点保证了,再考虑其他,否则生命都无法保证,谈什么欣赏自然,环境都被破坏了,又谈什么走进自然,没有环保与安全的行为都是伪户外行为。
    9月20日,金爷又要出发了,这次他将和朋友们自驾穿越新藏与川藏线,用近半个月的时间,行走在路上,行走在风景中。
名词知识
k2 ,攀登死亡率超27%
    乔戈里峰(K2),海拔8611米,是世界上第二高峰,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其攀登难度远远高于珠穆朗玛峰,乔戈里峰被称为野蛮巨峰,其一直以攀登死亡率超过27% 的概率高居登山榜首。“
    “乔戈里峰”在塔吉克语中意为“高大雄伟的山峰”。它在中国与巴控克什米尔交界处,位于东经76.5度,北纬35.9度,坐落在喀喇昆仑山的中段。属中国的一侧,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境内。
    乔戈里峰地区不仅地形险恶气候,气候也十分恶劣。每年5 月至 9月,西南季风送来暖湿的气流,化雨而降,是该地区的雨季。由于升温融雪和降雨,往往造成河谷水位猛涨,进山困难,因此,登山活动的最佳时机应安排在5月--6 月初进山,其时河水虽涨,但不太严重。7 月--9 月,山顶气温稍高,好天气持续时间较长,是登顶的好时间。9 月中旬以后至翌年4 月中旬,强劲的西风凛冽而至,带来严酷的寒冬。峰顶的最低气温可达-50 度,最大风速可达到5米/秒以上,这时登山危险性大。
    (来自百度百科)
图/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文/记者张英)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