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八成选民“厌恶”本届总统选举

2016-11-6 中山日报


    据新华社电 美国日前公布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82%的受访美国选民对今年的总统选举感到“厌恶”。
    这项由《时代》杂志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联合发起的民调显示,选民对美国政治生态普遍表现出负面情绪。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近四成受访民众不认为他们的选票会被正确计算,另有超过四成民众认为选举中造假行为“经常”出现。
    美国媒体分析认为,这样的民调结果意味着无论谁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都必须面对整个社会对美国政治体系的不信任感,而此次选举中暴露出来的美国社会分裂问题或将在选举结束后持续下去。
    此次美国总统选举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负面”的总统选举之一,在将近一年的竞选过程中,关于两名总统候选人的负面新闻令人应接不暇,其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邮件门”和特朗普逃税、不尊重女性等消息都引发全国关注。
    目前距离总统选举日只剩下数天时间,大选选情依然胶着,特朗普和希拉里都在各地举行集会试图赢取更多选民支持。记者手记
从愤怒走向分裂的美国大选
    大约一年半前,希拉里和特朗普先后宣布竞选总统。当时很少有人想到,主导2016年美国大选的会是源自草根阶层反建制、反精英的愤怒政治。
    从预选阶段起,“愤怒”就成为主基调。当时,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研究发现,要判断共和党选民中谁支持特朗普,“最可靠的办法”是看他是否同意这样一个表述:“像我这样的人,对政府干了些啥无话可说”。民主党内则刮起“桑德斯旋风”。这位白发老人准确抓住美国民众对金钱政治的厌恶,大打愤怒牌,号召进行一场“改变美国的政治革命”。
    随着大选的推进,草根阶层的愤怒潮水般涌来,让两党建制派“原形毕露”,同时也“成就”了特朗普和桑德斯这两个“华盛顿政治圈外人”。他们利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直接回应草根关切,拨动了美国民众那根愤怒心弦。
    愤怒有其深刻的经济原因。有分析指出,金融危机后,两党一致同意救助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被认为是权贵资本主义行径,遭到很多深受危机冲击的民众怨恨。过去几年,两党在国会争斗不休,各趋一极,屡次造成政治僵局,对中产阶层空心化、社会不平等加剧都缺乏足够警觉,政策议程与各自草根基础存在巨大脱节。建制派和精英阶层对草根处境的隔膜与漠然,令后者对两党政治深感失望和气愤。
    大选行至中途,形成希拉里和特朗普这对 “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的对决。其间两人竭力“互撕”,其低俗程度在三次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接连刷新下限。某种角度上,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人格攻击战都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也让主导预选的愤怒政治日益让位于信任政治、性别政治、族裔政治……汇总起来就是分裂政治。选民按性别、肤色、受教育程度乃至对政府的信任度“站队”,社会逐渐分裂成为突出现象。
    舆论认为,这场选举是几十年来美国最分裂的选举。席卷预选阶段的愤怒随着大选推进慢慢丧失了眼球效应后,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各种阴谋论、失实新闻和虚假新闻不停刷屏,不断破坏公众信任。皮尤研究中心近期民调显示,八成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在重要问题的“基本事实”上依旧无法达成一致。
    愤怒政治因此愈发变调——当真相跑不过谎言,愤怒如何保持焦点,又能以什么作为依托?
    愤怒,归根到底是因为期待变革。美国大选演变至此,几乎成为美国近几十年来最具黑色幽默色彩、最富于真人秀娱乐节目气息的大选。愤怒政治的水已被搅浑,失去起初的驱动力。
    美国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对世界又意味着什么?从愤怒到分裂,美国大选引发的思考远远超越了大选本身。
    

(记者:新华社)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陈映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