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事的孩子最“可怜”

2017-8-28 中山日报
     当我们听到别人夸一个孩子懂事时,不少家长会去羡慕人家的孩子为什么会那么听话,抱怨自家的儿女为什么不能向人家学学。但是,偏偏是这样一个被我们夸赞懂事的孩子,其实有时内心是很“可怜”的。
    我看了一篇文章:“我”的侄子暑期住在“我”家,“我”与他有一个“玻璃栈桥之约”,那就是侄子十分想去参观一下玻璃栈桥,为此,他必须先完成暑期作业并且正确率要高达百分之八十,侄子很认真地去完成了任务。当表姐的儿子知道这个约定后,连哭带闹地无条件要求去看玻璃栈桥,表姐拿他无奈,只好答应了。明明是同样去看玻璃栈桥,前者是寄宿在别人家,为了目的,要小心翼翼地完成作业,可是后者则是无条件达到目的。前者懂事,后者相对于前者则更加任性。正如文章作者所认为的,懂事的背后是深深的自卑,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会失去,不敢抵抗,所以一直活得小心翼翼。
    我幼时家里不景气,父母微薄的收入只能勉强养起一个家,可以说是我家的恩格尔系数较高,支出除了饭桌上的食物就是我们身上的衣服。可偏偏在那时,我和弟弟路过一家商店时,被一瓶拇指般大小五彩的小糖果所吸引,糖果标价三元。三元,对于那时的我,是一种奢侈的消费。虽说向父母要三元不会对家里有什么影响,可是这是额外的零食,想到夏日炎炎,父亲搬着沉重的东西向工厂走去,一路上汗水不断地滴落在尘土上的场景,令人心酸,那向父母要钱的想法瞬间就烟消云散了。如何满足自己的欲望?我和弟弟选择在放学后沿路回来捡矿泉水瓶,卖出去是一斤三角。为此,我们付出了几天放学后的休息时间才凑足了三块钱。那天我和弟弟很晚回家,一回到家就见到母亲坐在床上揉腿——那是长期超负荷的劳作所致。我和弟弟默默地放下书包,两人一边替母亲揉腿,还一边逗母亲开心。当然,那零碎的三元钱也上交给了母亲。
    而现在,家里经济状况好转,当某天我和弟弟再偶遇那瓶拇指般大小装满了糖果的瓶子时,却没有了当年那股垂涎三尺的欲望。当那彩色的糖果入嘴时,却只觉得和白砂糖无异。
    可是,如果是当年的我们享受到了这瓶糖果,那绝对是无可替代的美味佳肴吧?
    一个很懂事的孩子,是获得了不少的称赞,可是他却失去了那个年龄段孩子所该拥有的放肆与任性。很多在童年该尝试的事情,已经无法弥补了。懂事的孩子固然可爱,但其实有时内心很“可怜”。
    指导老师:杨菡

(记者:中山华附高一(2)班陈恩蒽)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陈映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