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事业呼唤法制保驾护航

2017-9-12 中山日报
    9月7日,“公益破解社会难题”主题工作坊在中国社会治理创新(中山)基地召开。北京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副院长周红云、中央编译局助理研究员宋学增博士受邀与中山20多家机构做交流。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多,社会矛盾不断积累,公益机构、社会组织能够做些什么?工作坊上,20多家公益机构、社会组织就各自的经验进行发言。(9月11日《中山日报》)
    公益组织、社会组织在参与社会治理上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西方一些学者把公益组织归类为非政府组织,我国一些学者则把它称作第三部门或非营利机构,以区别于政府组织和企业组织等。怎么称呼并不是关键问题,重要的是要充分认识公益组织在社会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为其铺好前行的轨道。
    目前,纵观各地出台的公益组织管理办法,主旨都是侧重于的荣誉授获程序及规范,而对公益组织的利益保障缺乏详规。这也就是说,对公益组织服务,很需要一套规矩来规范。如实行积分制,对达到一定服务积分的公益组织志愿者,不仅可以得到物质奖励,还可以享受到免费或者优惠的社会化服务,如理发、健身、看电影、乘公交、景区游览、健康体检等。不妨立法固化“时间换积分”的储蓄方式,鼓励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公益活动,为社会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今后他们需要帮助时,可以支取自己积累的志愿服务时间,得到相应的服务。
    我国目前出台的专门规范公益组织的立法均限于地方层面,全国还没有统一的公益组织服务法。在现有的立法中,地方性立法多以原则性的规定为主,可操作性不强,而全国性立法则是倡导性的,相关规定不具体。法律法规的缺失和不完备,导致相关主体的法律地位不明确,各主体间的关系界定不清晰,职责权限难以明确和落实,公益组织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公益活动难以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如“轻松筹”这种公益机构,具有“针对不特定公众募捐”的特征,时常引发公众争议。这需要法律层面的规范,作为公益组织理应有能力事前甄别或事中发现不良求助人,或具备事后共同担责的能力,或独立为平台本身“骗捐”行为承担各类法律责任的能力,具备这样的资质才能成为慈善正能量。
    公益组织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专业能力、创新能力仍较为薄弱。只有通过立法定规建立完备的公益组织服务保障机制,才能切实提高公益组织的社会凝聚力和吸引力,使公益组织服务形成永续发展、代代相传的接力链。尽管公益组织不以获得回报为目的,但让公益行为的付出者日后可以支取自己应得的服务,无疑是为公益事业的发展增添后劲。

(记者:张全林)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