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学生坐爱心座开对方吃错药

2017-9-20 中山日报
图/美堂

    咸阳市教育局最近下发了一份关于中小学生文明出行的文件,要求给老、弱、病、残、孕等人群设置的专门座位,即便无人使用,也不得使用。该文件发布后引发较大争议。(见9 月19 日的央广播网)
    禁止学生坐 “爱心专座”,其初衷是为了培养学生的良好品德,学会让座。但仔细分析,却是“好心”侵权,理应打住。
    所谓的 “爱心专座”,是指给老、弱、病、残、孕等人群设置的专门座位,必须为这五类人群预留,即使“爱心专座”上无人使用,也不能坐。这对成年人来说,无可厚非;但对于中小学生而言,值得商榷。因为他们中间属于儿童的,应该算“弱”者人群,他们有权利使用 “爱心专座”,如果禁止他们坐 “爱心专座”,无疑是对他们合法权利的剥夺,理应纠正。毕竟,儿童的合法权利受 《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何况,“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之后还有“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爱心专座”在照顾老、病、残、孕等人群的同时,也不能忽悠“幼”者这种人群的权利,否则,难以得到公众的认可。
    其实,道德不是法律,主要靠自觉而不是强制,如果禁止学生坐 “爱心专座”,就是搞强制,反而违背了应有的道德原则。显然,这种规定显得太机械、教条、任性、呆板、苛刻,没有一点人情味。一方面地铁或公交上的 “爱心专座”空着,也不让坐,是一种浪费;另一方面让儿童有位不坐,一直站着,会增加儿童摔倒的危险,不是好的选择。何况,初中女生每个月的例假,应该需要爱心专座的爱心保护。再说,一个学校不是行政部门,无权强制学生的社会公共行为,而今,禁止学生坐“爱心专座”,甚至爱心专座空着也不能坐,既不符合教育的目的,也没有相关的法规依据。可见,禁止学生坐“爱心专座”,是“好心”办坏事,难以让人认同。所以,与其禁止学生坐“爱心专座”,不如教育学生学会礼让。毕竟,强制学生去做一些与关乎道德的行为,很容易造成道德绑架,为人诟病。
    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鲁迅先生也说过:“教育是缘于爱的”。老师作为受人尊重的职业,承担着教书育人的责任;不仅要教书还要育人,爱学生。而爱学生,至少应该少一些“禁止”,多一些疏导;否则,动辄“禁止”,容易让学生们质问:老师,您到底是在爱谁?而今,禁止学生坐“爱心专座”,虽属个案,却是一部“活教材”,值得所有教育者深思:公权干涉和侵犯私权,都暴露出公权的霸道。

(记者:玫昆仑)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陈映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