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知识付费了吗?

2017-9-21 中山日报
    北京大学的薛兆丰老师火了!有新闻报道,《薛兆丰老师的北大经济学课》在知识付费平台“得到”上已有17 万订阅,以订阅价199 元计算,估计进账超过3000万。在小鲜肉动辄几千万的片酬面前,终于有一位教授证明了知识的价值,很多人感到解气。
    有人说,今天是知识付费时代。其实为知识付费从未远去,以前孔子开课也收肉干,如今人们买书也是为知识付费。准确地说,是互联网知识产品价值变现的时代终于来了。
    从“分答“到“微博问答”,从“喜马拉雅”再到“得到”,知识付费产品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据一份阿里的研报显示,以90后为主的知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预计今年知识付费的总体规模将达500亿元。这是一堂课值3000多万的社会基础,也就是所谓的商业风口。但这个数据似乎依然没有回答:当人们为知识付费时,到底在购买什么?
    或许,首先是在买一服知识焦虑的“舒缓剂”。前几天,有朋友在朋友圈中晒出截图,他买的付费项目不少,但听得不多。与知识爆炸一同到来的,正是知识焦虑,一次订阅恰如买本书回家,可以不看,但必须买个心安。其次,也是在支付一笔信息筛选的“过滤费”。看书读书费脑,主讲人的讲解,本质上是在提供一套不烧脑的消化系统,将知识的“红烧肉”炖烂了,保证入口即化。还有呢,是购买一个强制学习环境。付费了,就肉疼了,肉疼了就必须跟进,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免费的公众号的打开率只有5%,而一款付费软件可以有30%的打开率的原因所在。
    终身学习,每个人都希望成为更好的自己,知识经济所言非虚。而这对专业知识生产者尤其是象牙塔里的教授们不失为一种提醒:在大学的知识生产车间与普通大众知识需求之间,依然存在着一个人迹罕至的巨大知识市场,而阳春白雪的知识要更好地走进大众,必须实现“转译”,就像苹果手机将“全键盘”简化成一个Home 键一样,知识生产者需要具备大道至简的产品经理思维。
    面对一个如此“市场化”的教授,总有人不免担心他们是不是会 “不务正业”。是的,不管哪个教授,专业课总是他的主业。但我们也相信,一位老师如果能用最通俗的方式让17 万学生听得津津有味,那么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在校的学生,因为这门课已经“至简”,也就有了“深入”所需的最坚实的基础。这正是:知识付费方兴未艾,大学问请放马过来。
    人民网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陈映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