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造成59死527伤暂无中国公民伤亡

2017-10-4 中山日报
    10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附近的美国国旗降至旗杆中部。
    美国西部城市拉斯维加斯警方2 日说,当地时间1日晚发生在该市的枪击事件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事件发生后,美国联邦建筑降半旗以示哀悼。
    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电 记者3 日从国家旅游局获悉,美国拉斯维加斯露天音乐节发生的枪击事件中,目前暂无涉中国公民伤亡报告,有6名游客被困事发封锁区域,现已全部安全离开。
    据了解,美国当地时间10月1日晚,美国拉斯维加斯露天音乐节发生枪击事件,目前已造成59 人死亡,527 人受伤。事件发生后,国家旅游局要求驻洛杉矶旅游办事处迅速了解相关情况,与我使领馆保持密切联系,确认在当地中国游客的安危情况,要求国内出境旅游企业立即核查游客信息。
    据携程旅游相关负责人介绍,事件发生后,携程启动了突发事件应急机制,携程机票部门密切关注中国往返拉斯维加斯的航班动态,以第一时间为旅客提供及时的航班信息;携程租车部门已对有用车需求的客户告知紧急求助电话,并提醒仍在当地的客人注意安全。
现场直击
赌城“噩梦”
——亲历者讲述拉斯维加斯枪击惨案之夜
    “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游客蒂法妮在拉斯维加斯1日夜间经历枪击事件后对新华社记者说。
    枪击事件发生在拉斯维加斯曼德勒海湾酒店附近。事发时,现场正在举行露天乡村音乐节,有2.2万多人参加。据报道,枪击事件目前已造成58人死亡、逾500人受伤,是美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事件之一。
    “当时,我就在音乐节舞台附近,忽然听到密集的枪声,有人倒在血泊中,许多人尖叫着四散奔逃,我们就地趴下,等待枪声停止。”蒂法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愿出镜,也不愿透露全名,神情仍显紧张。
    最开始,有人误以为是鞭炮声,但后来有人反应过来喊道“这是枪声”。
    枪声停止许久,蒂法妮才敢离开。现场一片混乱,没有人疏导,人们逃往附近不同的酒店,不少人手腕上还带着音乐节的彩色腕带。“我们只想找地方躲避。”蒂法妮说。
    不仅是事发现场的人慌不择路,整个拉斯维加斯都惊恐万分。
    以往不分昼夜的热闹赌场,这一夜,却无人在牌桌旁逗留,人们三三两两地站在播报新闻的电视屏幕前紧盯事件最新进展。
    枪击发生后,由于不能确定枪手人数,拉斯维加斯警方要求公众远离主要街道。事发现场附近街区的游客也纷纷找地方躲避。
    躲进凯撒皇宫酒店的中国游客罗仙林告诉记者,人们先是躲在酒店大堂,或席地而坐,或躺在地上。酒店给每个人发了毛巾。但随后,人们觉得大堂也不安全,纷纷跑向楼上客房,希望能敲开某个房间暂时躲避。
    “我们5个中国人、7个危地马拉人、2个德国人躲在一个房间。”罗仙林说。他告诉记者,事发四五个小时后的次日凌晨,“警报开始解除,酒店打开大门,人们才开始纷纷离开藏身之处。”
    “我们想走回去。”蒂法妮说,“但我们已经没办法回到曼德勒海湾酒店的房间。”
    事发后,新华社记者看到,所有通往事发现场的道路都被封锁。
    据新华社
新闻分析
特朗普政府迎来新挑战
    10月1日晚,拉斯维加斯,“独狼”斯蒂芬·帕多克砸破酒店客房窗户,居高临下扫射露天乡村音乐节观众,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
    这是美国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枪击案,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入主白宫后,遭遇的第一起重大枪击案和第一起“独狼”袭击。特朗普如何应对备受关注。
    截至目前,特朗普可谓中规中矩,符合白宫传统:事发约5小时,他发布推特表示哀悼和慰问;事发约12小时,他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谴责枪击案是“纯粹邪恶之举”,宣布全美下半旗志哀,并号召美国民众团结。
    非常传统的表态,没有提及反恐,没有给事件定性,也没有涉及控枪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迄今没有把这一枪击案定性为恐怖袭击。美国反恐法案《爱国者法》对恐怖主义的定义,简言之袭击者必须具有政治或社会目的。而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枪手动机和诉求均不清楚。
    尽管美国政府没有使用“恐袭”措辞,但这一提法第一时间就在社交媒体上不胫而走。
    下一步,特朗普政府至少需要就三个问题作出回应。
    其一,如何采取措施,防范类似的“独狼”袭击?
    截至目前,枪手动机仍然成谜。他不是美国社会的失意者、边缘人。相反,作为退休白人,生活富裕悠闲,没有参过军,没有犯罪记录。按他弟弟说法,“有数百万美元财产”,没表露过强烈的宗教和政治倾向,没听说酗酒、吸毒或有精神疾病。按枪店老板说法,“从未在任何时候显示任何不稳定或不适合 (持枪)的迹象”,“就是一个正常的家伙”。他顺利通过购枪背景审查和程序验证。
    不论如何,对无辜者发动这样经过事先精心策划的袭击,足以表明枪手是具有反社会人格的极端分子,用拉斯维加斯市长的话说,“丧心病狂,内心充满仇恨”。
    其二,如何针对音乐会等人群密集的大型活动加强安保?
    从2015年11月巴黎巴塔克兰剧院摇滚音乐会,到2017年5月伦敦曼彻斯特美国歌手音乐会,近年,音乐会等大型活动屡成袭击目标。这一次的情形又更为不同——凶手选择酒店高层房间居高临下射击,地面人群缺乏遮挡,难以逃离和躲避,也无法反击。凶手没有进入音乐会现场,音乐会本身的安检再周密也是枉然。此外,枪手提前数日入住酒店,但酒店服务人员没有发现任何异状,酒店如何加强安保,也成为一个亡羊补牢的话题。
    其三,如何应对重大枪击案发生后必然升温的控枪议题?
    据美媒披露,枪手储备的武器弹药如同一个小型军火库。警方在他的酒店房间、住处和车辆里,发现42件武器、数千发弹药,还有制造爆炸装置的材料。美国枪支泛滥导致个人拥有军火的规模,令人瞠目。
    枪击案发生后,内华达州的共和党州长布赖恩·桑多瓦尔说,这是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事件,我们得从中吸取教训”。
    但几乎注定无法避免的结果是,围绕控枪与反控枪、美国长期而深刻的社会分裂再度浮上水面。
    据新华社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