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止:笔下龙蛇舞,码字泯恩仇

2018-8-18 中山日报

  改编成电视剧的网络小说《雪中悍刀行》中的李淳罡一声“剑来!”激起多少年轻人的豪情壮志。对于同为网络作家的吴止,能让读者感受到苦尽甘来、快意恩仇的正能量是他创作目标和动力。豪侠与佳人浪迹天涯从来让人向往,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江湖使人心潮澎湃,年轻的吴止也是这么觉得。从小他对武侠世界心生向往,高中大学时时常躲在被窝里看武侠,不知何时晨曦透过窗户爬上了睡床。工作以后,吴止在家电公司、广告公司业务员等职业中徘徊,为了谋生,他在全国各地跑业务,但对写作的热情从未褪去。7年前,将近不惑之年的吴止在网络小说这块乐土停下了匆匆脚步,用手中的笔继续书写属于自己的武侠梦。
  最早在“天涯”发帖只为“赚吆喝”
  1974年出生在四川宜宾的吴止在中山网络文学作家群体中,是较为年长的老大哥。他谈起自己许多经历,嘴角上扬,随即又不好意思摸一下头。“这个估计你们没接触过,你听过天涯论坛吗?”写了多年网络小说,他很清楚,对有年代感的东西,小朋友未必感兴趣,所以常常欲言又止。
  高中时代,其他科目成绩表现一般的吴止,其语文作文却时常被老师读堂,他从那时便发现自己的文字可以感动人。他慢慢尝试在《中学生学习报》、《语文报》等刊物发表故事。在上世纪90年代,每收到50元、100元的稿费,他喜出望外。不过,家境一般的他没有得到更多深造的机会,因学费问题,他的大学生活被迫“半途而废”。迫于生计,年轻的吴止“颠沛流离”,足迹遍布全国大中城市。他从事过家电行业、施工员、广告公司业务员,期间他最大的爱好依然是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他翻了不止一遍。租住在城中村时,当时同事最爱去的地方是网吧、游戏厅、迪士科,他却常常驻足在二手租书小书店。那里的武侠小说对于他来说,既是从小向往的江湖,也是奔波生活中的一片避风港。
  早些年,他也常常尝试给文学杂志投稿,有时有意外收获,有时没有。一次机缘巧合,吴止发现“天涯论坛”是个“好地方”。这也是他触碰“网络文学”的第一步。2006年,三十多岁的吴止开始笨手笨脚地学习码字,开始在论坛学习连载小说,刚开始时,他花了将近一个多月工资,买了一台二手的台式电脑,因租住的地方没有网络,他常常在自己的旧电脑上写好改好,再阅读几遍,到网吧发表。对他而言,虽然过程曲折辛苦,又不像给杂志投稿一样可换酬劳。论坛上网友的支持和鼓励以及催更、版主给的精华贴都是对他莫大的鼓励。刚开始写连载,写哪算哪,兴之所至,笔之所及,他没有太多考虑连载需要的悬念设置等问题,但因有着给杂志投稿的多年经历,他的文字依然俘获了许多粉丝。
  儿子成为粉丝是他最大的收获
  “天涯论坛”的创作空间比杂志更自由,他更放心让自己的想象力信马由缰。就这样,“现实”和“兴趣”各拖着他的一只手,把他推向网络文学的怀抱。在论坛上凭兴趣发帖赚吆喝持续了三年。2009年,吴止在天涯社区奇幻版块发表了《战国神仙传》,点击量飞速上升,回复贴多如牛毛。起点中文网的责编冬瓜对这本书感兴趣,在后台留言联系了吴止。这本小说对比起吴止后来获得最高点击量的《美女仙缘一把捉》(30万收入)来说,他称“第一部还没有赚到钱”。但对比起当时漂泊的业务工作,他在2011年毅然地将写作变成了自己的“全职”,并在2013年选择在宜居的中山落脚。
  当吴止还是网络文学领域上的“萌新”时,他发现一些同行的作品却像白开水一样直白无味,依然能流行,一些小说最后主角轻生,正义得不到伸张,过于压抑也被称颂,这让他困惑不已。他领略到,造成这样的现象一部分是网络文学的出品的确良莠不齐,而另一方面,年轻人对网络文学口味“细分”很多。
  他学习在写法上向青年人妥协并加以创新,却在价值观上坚如磐石。“我的作品必须快意恩仇,如果一部小说结局看了让人感觉不开心,邪恶的能量被释放,那就不是好的小说。”吴止认为,写网络小说是用故事来讲道理,这也是先抑后扬的套路能够屡试不爽的原因。
  由于早年的阅读经历,他时常在设计门派时融入哲学的想法,如道家的无为而治,儒家的仁德正气等。让他喜出望外的是,在没有刻意引导的情况下,吴止发现今年12岁的儿子也开始用手机看起自己的作品,并提供了许多独特的卡通视角,激发他更多灵感。
  时代在发展,网络文学创作也在不停地“变脸”,如何摸清它的脾气,继续在这片创作乐园中占据一席之地,烘培出更大的精神面包去满足读者?吴止称,“自己的武侠路还很长”。

(记者:文/记者 徐钧钻 实习生 陈家浩)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蔡思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