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休息厅是公共服务一面镜子

2018-8-23 中山日报
  暑运时期,各大火车站的客流量增加。近日有网友反映,北京站在候车人员较多的情况下还设置了一处“收费休息厅”,旅客需要消费才能有座位。这处收费休息厅已存在多年,休息厅内还售卖茶水、方便面等食品饮料。(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按照有关方说法,“收费休息厅”没有什么问题。首先,这不是车站设立的,车站有自己的候车室,并不收费。其次,这是商家自主设置的,车站无权干涉商家自主经营。
  是否如此,有没有超出经营范围,有待进一步证实。即便如其所说“合理合法”,就一定没有问题吗?有没有想过,“收费休息厅”的存在前提是什么?
  有网友表示,北京站候车厅本应属于公共空间,应给旅客提供必要的休息场所,事实上北京站也是这么做的,提供了休息场所。问题出在“必要”上,目前提供的休息场所,能体现“必要”吗?
  “必要”是一个发展概念,最起码体现在两点上,一是面积,与旅客流量要呈现一定比例;二是环境,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打个比方,如果在30年前,在一个小站,那可能有几十个平方的面积,也不要什么空调,只要提供一点饮水,就行了。到了现在,座椅、空调都成为标配。这个“必要”,必须体现适应性,要适应时代,适应大众需求。
  商家无利不起早。如果车站提供了“必要的休息场所”,还会有商家去做“收费休息厅”的生意吗?答案不言而喻。反而言之,如果车站没有提供“必要的休息场所”,旅客基本需求在候车厅不能得到满足,就有可能光顾“收费休息厅”。而且,如果车站有心成全哪个商家,或者自己去做“收费休息厅”的生意,那么进一步增加候车厅的痛苦指数,直到旅客无法忍受,“收费休息厅”必然爆红。这么发展下去,以后车站商家卖得最多的不是土特产,而是“休息椅”了。
  真要出现这种极致现实,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一个大问题。现在因为情况还没有发展得这么严重,所以“收费休息厅”没有引起过多警觉。但车站必须认识到,“收费休息厅”其实是来打脸的,其存在说明车站在公共服务供给上做得不好。面对这种打脸,车站或许无法直接干涉和制止,但可以通过提升自身服务能力,通过进一步优化服务供给,来让商家无利可图。明明是自己应该做,而且应该做好的事,结果被别人拿来渔利,有点追求的人脸上都会挂不住。有网友表示,车站提供的候车厅里面座位不够,夏季天气炎热的时候温度还很高,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因此,没问题的收费休息厅实是大问题,可以讲,“收费休息厅”其实是公共服务的一面镜子。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应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公共生活需要。面对人民在公共生活中呈现出来的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我们的公共产品,包括公共候车厅,做到正视和满足了吗?

(记者:毛建国)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叶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