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的名义”莫再轻言

2018-8-26 中山日报

  “生命”岂能随意可“轻”?想象岂能囿制于程式?“以生命的名义”庄严而沉重,轻言、慎用方为好。“

  “以生命的名义”,一个熟悉的诗句,一个耳熟能详的标题。

  近日,首个“中国医师节”来临之际,“以生命的名义”作为新闻标题的“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一度刷屏!

  当这个诗意的标题再次进入视野时,不禁让人想起15年前那场惊心动魄、令人窒息、吞噬生命、迅速蔓延的“非典”,尤其是那群与生命赛跑,降服病魔,抗击“非典”甚至因此而献出生命的白衣天使!进而,也想起了《以生命的名义》这首为生命呐喊诗歌的作者丘树宏先生。

  《以生命的名义》这首诗2003年5月1日首发于《羊城晚报》“花地”。此后,《人民日报》、《中国舞蹈报》、《珠海特区报》等报刊陆续刊出;中国作家协会将其收进《同心曲》诗集第一时间赠送抗击非典第一线医务工作人员;广东省、珠海市及其他一些地方的多台专题文艺晚会安排朗诵;有的电视台还专门制成 PTV 反复播出;同年 6 月 9 日,中国作家协会、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大型诗歌朗诵会《以生命的名义》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并以此诗为压轴之作,包括王馥荔、赵忠祥、朱军、文清、刘威等二十余位影视界名角共同朗诵此诗,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金炳华语称其“引起强烈反响”。汶川地震后,凤凰卫视与成都市委宣传部以 “以生命的名义” 为主题,举办了抗震救灾大型特别节目,同样引起网民热烈的反响。而且一时间,“以 …… 的名义”为标题的文章见诸全国各类报端,这一种标题现象而长盛不衰。

  对此,《南方日报》的张蜀梅记者在“非典”十年后专门采访了《以生命的名义》作者、现任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在揭秘该诗创作经过时,丘树宏呼吁社会多关怀生命本身,勿再轻言“以生命的名义”。

  首先,“以生命的名义”是生死攸关的重大特殊背景下产生的诗歌,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鼓舞国人抗击“非典”珍爱生命的一个象征。有着从医背景的诗人丘树宏对生命有着更多、更深的体会,因而,这首诗既是拯救生命进行时的战歌,也是生命伤逝的记忆载体。触摸“以生命的名义”,我们更多会触摸到扎心的痛点与伤痕。但在今天,我们应更多地在行动上抚慰、关爱“非典”以及其它灾难中那些病患的心灵创伤与肢体残疾者。

  其次,从创作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新闻人还是作家、诗人、评论家,紧扣事物的本质与作品质核,放飞想象的艺术翅膀,“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替代“以生命的名义”这样风靡的句式是我们应有的责任。倘若以准确、贴切的文字书写别出心裁的作品,将会在陌生新颖、触接灵魂的表情达意中共鸣更多的受众和心灵。

  再者,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要尊重生命、珍爱生命。假若轻佻、随意地以“生命的名义”纵横联系,东扯西拉,似乎是对“生命” 的“轻”慢,或是对与生命关联的书写对象的敷衍。

  “生命”岂能随意可“轻”?想象岂能囿制于程式?“以生命的名义”庄严而沉重,轻言、慎用方为好。“行动”大于“仪式”,人们更乐意接受我们有创新、有意义、有价值的行动。

  当然,国家首设“医师节”是关乎亿万生命的大事,此时用“以生命的名义”为题,倒是适当而应该的。

(记者:黄刚)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谢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