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取厕纸形式大于意义

2018-9-4 中山日报

  去年,天坛公园引进的“刷脸”取厕纸曾引发广泛关注,如今,“扫码取纸”设备出现在一些车站、公园厕所。市民在感慨高科技便利的同时,也不禁担心:要是没带手机或者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可怎么办?相关专家表示,公共服务引入高科技,应该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更便利的服务,但也应该避免成为门槛而将一部分人挡在门外。(9月3日《北京日报》)

  有一种尴尬,叫做“上厕所没有纸”;还有一种尴尬,叫做“免费纸浪费用”。其实,为了遏制厕所纸浪费现象,一些公厕也是想尽了办法。比如,去年出现的刷脸取纸,还有就是现如今出现的扫码取厕纸。不过,即便用上了这些“高科技”就能够遏制住纸张浪费现象吗?恐怕不尽然。反倒是,会给如厕之人带来不便。

  以扫码取厕纸为例,就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中老年人使用的老年机没有扫码功能;有些情况下,智能手机没电了,或者手机故障不能上网;还有些情况下,匆匆来厕所没有带手机……这些就有可能让方便之处不方便。而更有些特殊情况,比如闹肚子,本身就着急,还要掏手机扫码,或者不幸遇上上述情况,岂不会让人“望厕兴叹”?

  由此可见,扫码取厕纸虽然可以遏制一些人的不文明行为,但也会给一些人带来不便。而厕所作为公共服务之地,本应以便民利民为民为服务宗旨,而在扫码取厕纸中可能出现的“不便民”之实,显然违背了服务宗旨。更何况,提供免费用纸,本就是公厕应有的服务项目。诚如网友的质疑,公共厕所配备厕纸,这本是应该提供的服务,为何要加限定条件?

  比如,根据北京市相关规定,公园、旅游区(点)、长途汽车首末站、轨道交通站、飞机场、火车站、医院、商场、超市等人员集散场所的公厕,要求免费提供卫生纸、皂液或香皂等用品。并没有安装扫码取厕纸、刷脸取厕纸设备的相关规定。作为管理单位,上马这样的高科技产品,定是价目不菲,与浪费纸张相比孰轻孰重?

  再者说,在文明屡屡被提及的当下,不文明之人毕竟是少数。对这些不文明之人,即便用上这些“取纸神器”也并不见得能够让其改过自新。从这个角度而言,公厕里的扫码取厕纸、刷脸取纸等神器,就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惩治小部分不文明之人而误伤大多数文明之人。相比之下,在加强公厕用纸投放量,或者加强相关提示等方面做好工作,更突显重要。

  而且,在二维码广为普及,且二维码骗局屡屡发生的当下,扫码取厕纸也会误导如厕者。有人直言“看到二维码,我以为又要关注公众号,害怕自己被消费了。”而且,一些不法分子也可能会借机行不法之实。总之,扫码取厕纸形式大于意义。不过,于公众而言,免费提供的公共物品代表着一份信任,就应该多行文明之举,才不会被类似的“神器”挡路。

(记者:杨玉龙)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谢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