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视频 专题 原创 镇区 体育 娱乐 楼市 汽车 旅游 美食 文化 政务 理财 便民 数字报
频道首页
首页 >> 新闻频道 >> 要闻 >> 正文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和谐发展
民众呼吁应急救护保驾护航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日期:2015年1月5日 
一.应急救护随时发生在身边

  2014年3月,一个有关应急救护失败的案例引起公众热议:一位35岁的年轻母亲(外企白领)在深圳地铁口病倒,因50分钟内未能获得他人(包括地铁员工)救助而不幸离世。

  2014年11月25日上午9时52分,海口出租车司机郑师傅从海口凤翔路接到两名欲前往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的男子,行至美兰机场高架桥A门处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子突然出现呼吸困难,嘴巴张得大大的却说不出话来。正在开车的郑师傅发现这一险情后,一手握住方向盘继续开车,另一只手伸到患病男子的鼻子处试探,发现男子呼吸已经停止。郑师傅在民警配合下马上给病人实施了心肺复苏措施。海省红十字会灾害应急救援中心主任文健夫告诉记者说:出租车司机郑师傅救人成功之处,就是他掌握了急救知识,他能在病人生命最危险的急救“黄金时间”进行了约两分钟心肺复苏术施救,为后续AED抢救生命赢得了宝贵时间。所谓急救“黄金时间”,指的是呼吸、心跳骤停后的4到6分钟。如果病人在4分钟内得到有效的救治,成活率可达60%;一旦超过4分钟,成活率将每分钟10%的速度下降,超过15分钟基本不能救活。(见《中国红十字运动中平凡的先锋者(4)救人不留名的海口好的哥》)。

  2014年12月,北京地铁五号线北新桥站在一周内分别发生两起乘客在车站昏倒,及时由120送医院急救的事件。

  2015年元旦这几天,当大家看到2014年12月31日晚23时35分上海外滩发生拥挤踩踏事故已造成36人死亡,至少47人受伤的伤心事件并在寻找原因时,还有一些信息刺痛每个人的心:

  * 有一位亲历者在腾讯微博《外滩那一晚》一文介绍“同事没被踩踏也不幸去世”一节写道:“周围的人我也不认识,我就哭喊着一个个问周围人,‘你们谁会做急救?’但可惜他们都说不会”。

  * 《钱江晚报》记者在《警察大喊:有没有医生护士?两个温州年轻护士站了出来》报道中介绍了这两个温州年轻护士的感叹:“黄浦江边,天气很冷。我们没有设备,救援现场条件很简陋。”吴小小有些无奈地说,参与救援的外籍游客并非专业医护人员,但他们大多掌握一定的急救知识,而现场围观的国人懂急救的人不是太多,不然也许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潘盈盈也说,她从业也有四五年了,但这么大规模的户外现场急救还是第一次遇到。事后,回到宾馆的吴小小在微信朋友圈内发文说,希望全民都学习抢救技术。

  2014年全国各地一共举行了38场马拉松赛,平均一个月3场,共发生五起马拉松悲剧造成5位参赛者猝死。马拉松作为一项长跑运动深受田径迷的喜爱,但因为这项运动对心理和生理要求较高,所以参加者一定要量力而为。进入21世纪以来,中外马拉松赛场已发生过多起猝死事件,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示,媒体在年终回顾2014年马拉松赛时呼吁道:别再让“猝死”悲剧撞线。

  这系列真实故事,告诉公众:再不学应急救护,悲剧随时降临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社会组织,每一个家庭!

  二、走基层喜见各地重视应急救护

  一年来,本人先后去过黑龙江、吉林、山东、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广东、海南、江西、湖北、陕西等十几个省市,行程五万公里以上,在走基层、报道一线的信息过程,留给本人印象最深的是各地重视应急救护,特别是依据《中国红十字法》赋予的法定责职展开基层民众应急救护培训的中国红十字会各级组织。例如:

  * 建在湖北神农架海拔2590米、全中国最高的红十字救护站,它是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贝因美集团和索贝国际机构共同发起成立“幸福天使基金”援助的一个红十字景区救护站,平均每周至少救助一个人。(见《[湖北行之二]在神农架海拔2590米红十字救护站采访》)。

  * 建在湖北武当山景区上、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幸福天使基金援助的6个应急救护站,每天都在从事景区人道应急救护工作,是武当山景区惟一人道救援阵地。

  * 武汉市红十字会在给蔡甸区辖内140个学校(每个学校)的中、小学老师做完应急救护培训后第三天,其中一位刚刚拿到应急救护初级证书的学校体育老师就在学校每年正常举办的学校运动会上,遇到一位高二女学生在参加4*100米接力第4捧跑一半倒地、心跳停止而出手救人,在呼叫120急救无法到达的情况下,坚持20多分钟心肺复苏术、勉近救了一个年轻学生的性命。

  * 刚刚荣获“最美浙江人——红十字感动人物”浙江最美医生是从医20余年的衢州市柯城区人民医院重症学科主任陈玮医生,她在2014年7月29日在杭州火车站救人不留名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见《杭州东站救人“最美医生”陈玮成“红十字感动人物”》 )。

三、民众呼吁应急救护保驾护航

  当笔者把写这篇文章的构想向很多微信上的朋友征求意见时,除了获得大家支持和鼓励(点赞)外,这些关注中国人道救援工作的同志观点都是挺给力的,引用如下:

  徐述湘(中国医药报刊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好!救护技能能普及很难,救护意识和避险意识更重要!”

  刘百家(资深媒体人:“这个确实是个问题,特别是有效地学会应急救护。现在咱们可能应急救护教法和用法有问题。教得生硬,又练的少,大家觉得没用,更没人愿意学了。”

  万跃宁(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副会长):“开展全民应急救护培训,缩小与普通发达国家培训普及率的差距。”(笔者注:一些国家公民的应急救护培训水平达到60-70%,有的已达到80%,中国公民应急救护培训水平是不到1%)“达到太难了,即使花上10年也难。[难过]”

  陈星(南方电视台主持人):“确实。广东这部分走的早一些,广东的志愿服务社会化程度也比较高。(2008年)冰灾那年后,广东红十字会和一些机构的专业救助培训有很多。单位组织个人参与等都比较热情。”

  郭亮(原某企业区域总经理):“普及急救常识应该象全民健身一样!”

  王超(武汉红会志愿者,媒体人):“非常好,信息量很大,有说服力。就是需要找一个爆点,刺激阅读和传播,宣传的效果就很厉害了!”

  温伟(武汉红会志愿者):“谢谢,现在普及急救知识与技能真的很重要。”

  黄华超(玛雅房屋董事长):“我觉得很好,社会热点话题,责任感强!”

  王振泰(贝因美董事长,“幸福天使基金”发起单位之一):“这是民族素养问题,中青年必备知识,每个人生活必要的知识,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彼此负责的精神,每个人都要成为拯救生命的天使。”“可以从老年入手,由社会组织免费培训普及教育,企业机关工余时间组织,欣起一个全社会普及应急救护行动!”

  焦轶琦(北科建青岛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生命无价,珍惜、反醒”

  郑毅(北科建青岛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副总经理):“安全、公益也是高科技园区的责任。”

  杨绪生(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副部长):“这是大好事,功德无量!希望拜读。”“防灾避险与应急救护同样重要。作为一位老红会向您谨表敬意,您为大众的福利、为保护生命与健康做了一件大好事!这个社会需要大批向您这样有社会正义感的媒体人,推动社会价值的重建。”

  李庆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灾害管理处处长):“应该总结一下,好好宣传!”

  江南(江西省红十字会赈灾处):“这篇文章一定会进入我们救护培训最新课件,非常期待!”“‘救’在身边是本文倡导并期望看到的远景。里面的观点和数据、案例都是我们红十字会培训中可以借鉴的,也是红会人深入挖掘宣传题材的重要线索。”

  杨海龙(云南省红十字备灾救灾中心志愿服务队队长兼秘书长):“推动卫生救护,捧!”

  刘选国(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理事长):“文章角度很好。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应该成为推动全民应急救护培训的催化剂。” “写一篇分析性的报道很好,也很必要,但还要一点横向比较。中国国民缺少关爱生命,保护生命的常识。中国接受救护培训的人口占比不到百分之二,发达国家接受应急救护培训的人口高达60%,中国红十字会遵循国际惯例,开展救护培训收取一点费用还被一些媒体批为滥收费。上海事件给我们的教训是应更大力度的推动全民的应急救护培训。”

  杨海翔(福建厦门海沧区红会):“等待你的评论文章,将来作为我们每次培训的前沿,让受训者都知道培训的必要性、紧迫性,适用性。”

  王汝鹏(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开展应急救护培训、普及防灾避险知识是红十字会的法定职责,但目前社会重视程度不够。你的文章可以引起社会对此关注。”

  郭长江(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平时就应该加强国民的这种自救互救技能的培训,使之成为一种全社会的共识。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不能只停留在理念和愿望上,要拿出行动来。上海踩踏事故发生后,人们对‘救护’的呼唤,唤起了我们对应急救护培训工作的重视、再重视。这是红十字会的人道职责,希望能够得到全社会的响应。”

  看了上面每一条信息反馈,促成自己动笔写了本文及近一年来在新闻报道所见所闻的感受,同时,也欣慰地知道,过去二个月:

  齐齐哈尔大学19岁俄罗斯留学生勇敢、科学地下水救人,促成了齐齐哈尔大学领导主动找黑龙江红会寻求给齐齐哈尔大学师生做应急救护培训;

  北科建集团的长春,青岛,嘉兴,无锡四大产业基地正在寻求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支持建立科技园救护站;

  冯静(浙江在线健康频道主编,浙江网络医院总经理助理):“[强][强]我们马上会跟急救中心举办培训!”

四、法治社会呼吁人文关怀立法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主要职责中有“三救”,即: 建立健全应急救援体系(简称“应急救援”)、建立应急救护长效机制(简称“应急救护”)、提高人道救助能力(简称“人道救助”)。因而,中国红十字会近年来努力促进这项提高公民生命保护的工作。例如:

  2010年7月31日海南省人大会议通过的《海南省红十字会条例》中第十四条已明确规定“县级以上红十字会可以在机场、港口、车站等公共场所配备符合国际标准的自动体外除颤器等急救设备。”海南省首先将此条款写进红会条例。海南省修改通过了立法要求对危险职业和公共接触的职业,比如说教师、旅游导游、环卫工人、警察、建筑工人进行红十字会的救护培训。其中,海南医学院在海南省红十字会的指导下,2011年起率先成为全国第一所全员进行救护培训的大学。15000名在校大学生入学后陆续接受培训,在校4年时间,全部接受完救护培训才能毕业。

  同时,作为国际旅游岛,海南医学院和海南省红十字会,在2012年率先全国建立了在全岛公共场所悬挂心脏骤停救命的仪器----英文叫AED(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 简称AED,中文译名比较多,如“自动体外除颤机” ),俗称“傻瓜救心机”。其中在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放置了10台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这个举措当时就被外国媒体称之为是中国走向文明的一个重要标识---人文关怀立法。(见《专访吕传柱教授:应急救护我们需要立法更需要专业》http://politics.gmw.cn/2014-03/01/content_10548155.htm )。

  我们呼吁:即将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一定要体现人文关怀立法精神,让公众明白:中国红十字会运动与慈善公益行动的最根本区别之一就是当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危险时的“出手相助”,这一点是慈善公益行动不会顾及也欠缺专业技能的。而当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危险时的“出手相助”的时间往往是在专业医护人员不在场的急救“黄金时间”,就是当一个人的呼吸、心跳骤停后的4到6分钟内、在120/999救护车赶到现场之前的“每个人都要成为拯救生命的天使”的使命,这,确实是民族素养问题。

作者: 责任编辑:谢小娟
收藏本文】【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山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
  今日头条
  热点专题
  视频推介
  图片故事
  24小时热点新闻
关于中山网 | 版权声明 | 成功案例| 用户协议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社长邮箱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49 | 粤ICP备13033288号-3
报料热线:(0760)88881029 广告专线:(0760)88881052 88881015 89882910 88238276 技术热线:(0760)888810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0)88881029

中山市中山网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20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