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视频 专题 原创 镇区 体育 娱乐 楼市 汽车 旅游 美食 文化 政务 理财 便民 数字报
频道首页
首页 >> 新闻频道 >> 独家 >> 正文  

高墙外戒毒:路漫漫爱相随
社工集中帮扶和社区对口帮扶的“中山模式”助学员走上康复路
来源:中山日报 2016-06-25 第 7831 期 A3版 发布日期:2016年6月25日 
24日,两名社工在和一位戒毒学员谈心。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6·26国际禁毒日”。今年是《禁毒法》实施八周年,《禁毒法》对戒毒模式作了重大调整,提出了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社区康复的戒毒工作新模式。

    在《禁毒法》实施前,我市就已经在全国率先开展社区戒毒康复试点工作。2015年,我市又在全市各镇区全面推广政府购买禁毒社工服务,全面引入禁毒专业社工参与社区戒毒康复帮扶,形成了“社工集中帮扶”的城镇模式和“社区对口帮扶”的村居模式。

    中山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目前状况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和难点,城镇模式和村居模式究竟哪种更适合中山?6 月 22 日以来,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采访。

■没有高墙的戒毒
    “如果没有家人和社会的关心,我就没有今天。”6月22日,44岁的老邓告诉记者,他18年“吸毒史”里先后9次戒毒,终于在与毒品的“持久战”中赢得了第一次胜利。可这场胜利的代价十分惨重。

    1996年,因为不想忍受拔牙之痛,老邓吸上毒品,一发不可收拾。更可怕的是,1998年,二哥在家里戒毒,需要有人24小时看着,然而老邓只是出去买了包烟回来,发现二哥已窒息死亡。但这也没让老邓醒悟过来。从1998年开始,老邓先后9次被抓获并送往戒毒所强制戒毒,期间妻子也与他离婚。2014年1月,第九次从戒毒所出来的老邓,下定决心不再吸毒,并接受社区戒毒康复。2014年4月,联众社工对他进行帮扶,帮他找工作,让他回归正常的生活。如今,老邓在一家租赁音响的单位工作,业余时间还做义工,成为东区“向阳花禁毒志愿者放映队”的一员。他还帮助社工为刚从戒毒所出来的社区戒毒康复学员做辅导,“你们看我能做到,你也能!”老邓还因此被评为东区“优秀志愿者”,领到人生第一次的奖状和奖金。

    2008年之前,我国的戒毒方式主要是强制□离戒毒和劳教戒毒。2008年6月1日新的《禁毒法》实施,对戒毒模式作了重大调整,提出了社区戒毒、强制□离戒毒、社区康复的戒毒工作新模式。而在《禁毒法》实施前的2008年5月,我市就在全国率先开展社区戒毒康复试点工作。

    “戒毒是一项长期的工程,不是在戒毒所强戒两年就可以完成的。如果缺乏后续的帮助,有些人可能回到社会上就会继续吸毒和犯罪,这就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这种背景下,社区戒毒康复显得十分重要。”在多次禁毒工作会议和活动上,副市长、市禁毒委主任、市公安局局长谭培安常常这样说道。

■中山社区戒毒康复的两种模式
    社区戒毒康复要求戒毒者在3年的社区戒毒康复期里,除了每个月需要向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汇报情况、自觉接受定期和不定期尿检外,戒毒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而社区戒毒(康复)小组除了依托戒毒人员的亲属对戒毒者的日常生活、戒毒治疗进行监护外,还要对其进行跟踪帮教,帮助解决就业等问题。

A “社工集中帮扶”城镇模式
    “做好社区戒毒康复,首先得确立一个观念——戒毒康复学员是一名病人,像感冒了一样,需要别人的关怀和照顾。”市禁毒协会会长、中山市联众禁毒社工服务中心理事长王高喜这样认为。

    王高喜向记者介绍说,社区戒毒康复是全民禁毒工作中的一大难题。《禁毒法》规定,社区戒毒康复的执行主体是城市街道办和乡镇人民政府,但是基层政府由于编制的限制,往往没有专职的人和专业的人来开展戒毒帮扶工作。2013年东区街道办率先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进了广东联众戒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专业社工提供专职服务,3 年以来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据统计,2013年东区强制□离戒毒 101人,2014年 54 人,2015年29人,复吸率逐年下降近50%;从财政支出来看,2013年东区支付强制□离戒毒财政经费仅镇区负责的60%部分就400多万,2013年下降到300万,2015年下降到不到200万,而购买社工服务每年仅需60万元,大大节约了财政资金;社会治安带来持续好转,2013年东区发生治安警情756起,2014年下降554起,同比下降26.72%,2015年仅389起,同比又下降了29.78%,高操守率带来了良好的社会效益,营造了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

    据介绍,从2014年开始,石岐区、港口镇、火炬开发区、古镇镇、东凤镇、横栏镇先后购买了联众社工的专业专职服务。同时,其他各个镇区也纷纷购买了其他本土社工机构的社工服务。小榄镇则在早年就成立了社区帮教中心,聘请了专职的人员来进行帮扶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目前,这些镇区探索出适合城镇的社区康复戒毒安置帮扶模式,被称之为“社工集中帮扶”的城镇模式。

B “社区对口帮扶”村居模式
    对于更多的农村地区,尤其是最基层的村和社区,由于与城镇存在差异,需要另一种模式。

    大涌镇去年被确定为全市社矫安帮试点,并以南文社区进行重点探索。该社区党支部书记萧润元告诉记者,社区通过联系企业签订帮扶协议提供工作岗位,还免息两年提供1万元到3万元的贷款,帮助戒毒康复人员创业。这一措施,实现了戒毒康复人员安置就业率达到100%,每月到会学习、参加验尿率100%,复吸率为零。如今,这一做法在大涌镇其他村 (社区)推广。截至目前,该镇戒毒康复帮教对象验尿率100%,复吸率为零。

    南区沙涌经联社党支部书记马柱檀告诉记者,该经联社将辖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股份分红及相关福利,均与其验尿结果挂钩。一旦发现股民吸毒,立即终止其分红,并将分红作为戒毒基金,用于其戒毒治疗经费。吸毒股民参与戒毒,并经公安机关证实彻底戒断后,再恢复其参与分红的相关权利。将股民红利与戒毒情况挂钩的“妙招”同样取得成效。据马柱檀介绍,沙涌经联社共有在册吸毒人员13人,目前除1人死亡外,已戒断三年的2人,其他人正处于戒毒康复阶段,复吸率为零。

    “南文经验”和“沙涌经验”,被称为“社区对口帮扶”的村居模式。与城镇的 “社工集中帮扶”模式不一样的是,“社区对口帮扶”模式更多的是由村和社区来对戒毒学员进行帮扶,在家门口的帮扶,相对社工来说更多时候打的是“亲情牌”。

    据统计,无论是城镇模式,还是村居模式,到2016年,大部分的镇区都有了专人参与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从多个镇区开展工作的情况看,两年时间复吸率可以控制在20%以内,有效破解了社区戒毒康复难题,成为促进中山毒情出现拐点的重要因素。

■社区戒毒之困需解决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中山在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中形成了 “社工集中帮扶”和“社区对口帮扶”两种模式,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仍存在一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全市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开展。

A 个别镇区对禁毒工作不够重视
    今年5月,市人大常委会做出的《关于全市禁毒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就提到,镇区禁毒工作发展不平衡,有的镇区领导对毒品的重大危害认识不足,对禁毒工作的必要投入和支持不够。有的镇区购买服务的任务未能完成,社工服务没有全面到位。优的镇区社区戒毒组织薄弱,社区戒毒专职人员少。

    王高喜向记者坦承,中山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确存在“市里热镇区冷”的局面,部分镇区未能引起高度重视。“有的形式上完成了购买社工服务,实际上并没有开展工作;有的没有按照国家、省、市要求的配比配备专职人员,国家禁毒委要求30:1,省市要求20:1,个别镇区户籍吸毒人员几百人只购买了几个社工,导致社工压力太大,工作做不到位,成效不能显现。”王高喜表示,如果说2016 年以前中山是试点和争创的话,从2016年起,国家禁毒委实施了《全国社区戒毒社区康复规划(2016-2020)》是有严格考核要求的,2016年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执行率达到60%,没有专人就完成不了基本指标,更谈不上创建全国禁毒工作示范市。

B 社工队伍素质有待提高
    社工队伍素质不高,也是中山社区戒毒康复工作存在的问题。

    王高喜介绍说,目前我国社会工作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缺乏,特别是禁毒戒毒的社会工作人才更是稀缺。而且面对吸毒人员这群非常特殊的服务对象,他们在吸毒过程造成了对身体、心理、行为、家庭支持体系、社会支持体系的损害,社工需要采用多种手段和专业干预手法帮助他们戒除毒瘾、恢复健康,从而回归并融入社会。“从事禁毒戒毒工作的社工,需要具有全面的禁毒戒毒知识和干预技能。禁毒社会工作不同于其他分支,社工的服务对象非常特殊,没有受过专门训练是干不了、干不好的。”王高喜表示。“这就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训练过程,需要相关职能部门提供相关的持续的训练,提供社工的专业素质,提高服务质量。”

C 戒毒设施还不全
    王高喜表示,对于戒毒康复人员及其家庭的帮扶工作,需要多部门的联动,多方的资源参与。“比如《禁毒法》鼓励吸毒人员自愿到有资质的戒毒医疗机构自愿戒毒,而中山就没有自愿戒毒机构,整个戒毒康复的措施就不够完善。”在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帮扶过程中,就业帮扶是非常重要的手段,无事就会生非,稳定就业是防止复吸、回归社会的基础。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尽管我市启动了“老乡应该爱老乡”的戒毒帮扶活动,动员了商会、企业参与帮扶,但是一些政府职能部门的参与还不够,保障措施不够、优惠政策不够,还有一些企业并没有将帮扶工作落到实处,仅仅是停留在形式上,这也使得一些戒毒学员无法真正就业,甚至破罐子破摔,走上复吸或者违法犯罪的道路。

■两种模式同一目的
    虽然有种种困难,但是中山坚决通过各项实际工作,进一步强化社区戒毒康复工作机制。
    在2016年全市禁毒工作会议上,谭培安介绍说,中山通过“社工集中帮扶”的城镇模式和“社区对口帮扶”的村居模式,由政府购买服务实现“有人管”,公安与专业社工紧密合作实现“管得了”,社会共同帮扶实现“管得好”,有效破解了社区戒毒康复难题。

    “做好吸毒人员社区戒毒康复工作,减少吸毒人员存量,是实现禁毒工作毒情变化出现拐点的关键。”谭培安表示,今年全市必须全面推行城镇和村居社区戒毒康复两种模式,实现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全部纳入康复帮扶管理。“社工集中帮扶”城镇模式和“社区对口帮扶”村居模式,究竟哪个模式更适合中山?王高喜表示,“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王高喜说,从东区的实践来看,购买社工服务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而东区的模式也并不是购买了社工就把一切都甩给社工了,国家规定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小组的组成包括了专职工作人员、社区民警、社区工作人员、社区医务人员和家属。近年来,民政部也在大力推动社工、社区、社会“三社联动”的社会服务模式。只有在政府主导下,充分发挥社会力量,才能做好社会服务工作。

    “从大部分镇区来看,社区并没有专职的人员参与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服务,基本属于‘无人管’,只有有了专职人员,实现‘有人管’后,结合社区民警、社区干部共同努力才能谈得上‘管得了’。”王高喜表示,社会工作是一个职业和专业,有其专业的价值观和干预方法。社会工作介入戒毒工作,以戒毒为起点,进一步引导吸毒人员的自我重塑,从而达到回归和融入社会,实现“管得好”。“社会工作有其非常鲜明的特征,有科学的理论体系,可以广泛复制推广。”
作者:文/ 记者江泽丰 图/记者缪晓剑 责任编辑:陈文娟
收藏本文】【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山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
  今日头条
  热点专题
  视频推介
  图片故事
  24小时热点新闻
关于中山网 | 版权声明 | 成功案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社长邮箱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49 | 粤ICP备13033288号-3
报料热线:(0760)88881029 广告专线:(0760)88881052 88881015 89882910 88238276 技术热线:(0760)888810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0)88881029

中山市中山网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20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