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视频 专题 原创 镇区 体育 娱乐 楼市 汽车 旅游 美食 文化 政务 理财 便民 数字报
频道首页
首页 >> 新闻频道 >> 本地新闻 >> 正文  

先生远去,新闻漫画的天空黯淡了!——
一个新闻人眼中的漫画家方成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年8月25日 
《脑瘤手术》
《师傅太忙》
《相马》两幅。
《相马》两幅。
  

  这是南国小城普通的一个上午,2018年8月22日上午10点半,传来“方成先生走了!”的消息。
  赶紧打开已关闭许久的朋友圈,才发现惊讶、缅怀、惋惜、悲伤早已在此弥漫。而我少有伤感,最先想到的却是:新闻漫画的天空黯淡了!

  先生与中山日报有着道不尽的情缘:在这里画过画、在这里写过字、在这里出过书……而我,却从未在这里见过他,我对他的“认识”也仅限于新闻漫画师的圈子。

  巧的是,就在两个月前,有幸得到先生《方成文集》中的两本(第2、3册),下夜班后随手翻几页,火柴盒大小的黑白漫画居然没看懂,这让专职负责时评版、长久使用新闻漫画的我被深深地伤害了。于是,我开始细查方成“家底”,才发现他——才是真正的新闻人,一个用画笔画尽世间百态的漫画家。 

  他将市民生活谱成一首幽默诗

  一个学化学的理科生,拿起笔,画起了“小人”,这种跨界谁说不是一种化学反应?

  第一张让人侧目的画作是一把滴着鲜血的刀,旁边写着:中国人的刀,谁的血?这是在痛诉日本鬼子的罪恶。

  如果将17岁的方成此时的作品定义为纪实画作,那这些困苦生活中的点滴为他今后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个时期,方成为《大公报》作画,最著名的就是连续漫画《康伯》,他将这个叫康伯的老头一画就是一年,这个天天出现在报端的老头,受到了香港人的热捧。而那本民间笑话《笑林广记》就是他创作的蓝本。其中有则笑话叫《梦周公》,讲的是教书先生白天打瞌睡,却不许学生睡觉。一次学生问教书先生为何睡觉,教书先生说:“我在梦周公。”第二天,学生也睡觉,教书先生大怒,唤醒学生:“为何睡觉?”学生回答:“我也在梦周公。”“周公说什么?”“周公说,昨日不曾见先生。”

  这样的康伯,过去生活在我们身边,今天依旧如此,因此,方成那时的漫画真实记录反映着社会生活,有讽刺批判,但更多的是发人深省的会心一笑。

  他将时事揭示得入木三分

  转眼间,新中国成立了,方成成为《人民日报》的一员,专门负责画国际时事。这个时期的作品就是令我汗颜看不懂的画作。

  方成并非美术科班出身,画风却在日积月累中成熟起来。那时世界正处于冷战时期,新闻以抨击“帝国主义”对弱小民族压迫和侵略为主题,方成要做的就是用漫画将新闻事实的焦点展现出来,这对于识字的国人来说,看后对世界格局会有深入的认识,而对于不识字的国人来说,“看图说话”最合口胃。因此,方成曾说过,那时他的漫画才是真正的新闻漫画。

  新闻漫画,是根据新闻事实而作,时效性与针对性很强,这种创作方式近似于“配评论”,但具有更加明快的阅读效果。这个定义意味着方成的作画时间越来越短,这不仅要求他是个漫画家,更要求他是个成熟的新闻人。我明白了,看不懂先生这个时期的画作,是因为这段日子发生的新闻我一件都不知晓。

  但《方成文集》第2册的最后一幅画让我记忆深刻,这幅载于1959年12月31日《人民日报》第八版的三连图《老王买农具》画的是一个农民的三重身份,第一张:他作为互助组成员来买镰刀,第二张:他作为合作社成员来买手推车,第三张:他作为人民公社成员来买东方红拖拉机,这是典型地用对比漫画表现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迁,农村经济生活变化的现状。

  我个人很喜欢这幅作品,如今我们要用千儿八百字才能讲清楚的“乡村振兴”,对比式新闻漫画如电影般穿越,真实再现却毫不累赘。也许这是互联网时代的纸媒需要考虑的,如何抓住新时代的读者,他们在快餐文化中长大,他们喜欢COSPLAY,喜欢日本动漫,细细想来,也许新闻漫画可能就是讨得他们欢喜的一种顶顶好的方式。

  他将社会剖析得明明白白

  时光来到改革开放初期,此时的先生经历过特殊时期后,创作更勤奋,只争朝夕。当时国内思想观念纷乱杂呈,外行领导内行、平庸压倒个性、嫉贤妒能等世风恶劣,因此思想评论成为主要表现的内容。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武大郞开店》,这是先生用家喻户晓的人物——以武大郞作比喻,生动形象地展现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构想幽默的同时,寓意深刻中肯,令人在笑话武大郞之余“照镜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是啊,此时的武大郞也许就是你和我。

  方成没有官运,似乎也没有财运,认识他的人都说,画尽人生百态的人洞悉世事、看淡人生吧,又如何经得了商,做得了官?

  他在干什么?他在将水墨技法运用在新闻漫画上,一幅《师傅太忙》,讲的是顾客看不上小二的手艺,问鲁班师傅去向,小二回答:开会去了……画面上那做得歪歪扭扭的凳子像一张张委屈的嘴,诉说着小二的糟糕的手艺,一隅处的小二和顾客形态逼真、表情生动……这样的画作看多久都不会累,只会越看体会越深,越看越看出先生的了不起。谁说他不是官呢?谁说他没有财?他用一支笔“管着”世间的规则,世风的动向,社会的正能量;他用一支笔创造着无法计量的精神财富。

  今天的中国,各行各业都处在急需创新的时代,创新需要什么?人才。人才从何而来?伯乐。为了经济可持续发展,北上广的人才大战从未停息,现在就连二三线城市都频频喊着“抢人”,先生的一组关于伯乐选才的系列作品,似乎早已说明着什么,不信我们一起看看。

  一幅《相马》图中画着两个伯乐,一个伯乐,一个副伯乐,而马只有一匹,两人一个叉腰观摩,一个背手细瞧,站在跷跷板上的马会是千里马吗?

  第二幅《相马》图中,一个点头哈腰者送给伯乐一匹披着马鞍、戴着千里马名牌的驴,伯乐居然没有认出来,还用手打开驴嘴认真地检查着“千里马”的牙口。

  第三幅图的两位领导正在口若悬河地夸自己的人才,而他们各自的人才在哪里?都被他们关在了笼子里,仅仅是拿来装点门面而已,至于其他,就不言而喻了。

  这些有关人才的系列漫画,是不是给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也许就是你求职中曾遇到过的一幕,也许就是你招聘时曾经历过的一遭。这是一个真正的新闻人才具备的敏锐,一个真正新闻人才具有的社会责任感和真诚的品德。

  令我更为惊叹的是,先生不仅仅用画笔无情的嘲讽、幽默的一刺,从业80年来,他用漫画记录着历史,同时不仅仅是批评和责难这么简单,而是携带着建议和帮助,这才是一个漫画家的最高境界。

  我们都知道,挑错不难,难的是你挑出错后,要告诉对方如何才是不错,如何才能不错。让我们仔细回顾一下自我,有几个人能做到,置喙之后有着良策献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很难进步,因为我们只知道错在哪里,为什么错,却不知道如何才能不错。

  先生那幅著名的《脑瘤手术》图,讲的就是改变人的思维有多难,难到像做脑廇手术,做——可能会死,不做——一定会死,你会怎么选择?改变观念就是这么难,难得像做脑手术,没到死的那一刻没人愿意改变,可先生告诉你,不改变就一定会死,而改变则是新生的开始。

  这里先生画出了错,还画出了何为错,更画出了如何才能不错。这就是大师的厉害之处,他的画会说话,会说出有营养的话。我们的新闻需要这样的大师,需要会说有营养的话的新闻漫画。遗憾的是,当今别说是大师,就是形似大师的新闻漫画师都屈指可数,这是我做了新闻时评10年后的真实所见,因此,先生离去,我惊叹——新闻漫画的天空黯淡了!

  沉湎于惋惜无济于事,仅在朋友圈悲痛也难有作为,我们是否真的痛惜大师离去,真正的衡量标准是我们是否沿袭先生的足迹去坚持、去创新,去撑起新闻漫画的那片天地。

  链 接

  那天,惊闻方老逝世,百岁老人以漫画为纸笔的人生喜剧大幕徐徐降落。

  方老有许多骄人的头衔,但他自己说过他最喜欢人家说他是一个中山人。早年学化学并从事化工研究的他1946年才开始他的漫画人生并伴随终老。方老一生热爱自己的家乡,中山的城乡都留下许多先生的足迹,他喜欢别人和他说家乡话,以至于他与家人在家里都说南朗话,由此可见恋乡的情结之浓重。方老走好!

  ——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副主任 谌勇

  方成作品,最大限度地体现了漫画针砭时弊的特点,常常在幽默调侃中让观众在会心一笑之间得到某种人生的体悟。更为重要的是,方成先生后期的作品基本都采用水墨的方式进行,在具备漫画社会功能的同时,无论是造型、笔墨、用线还是其他方面,一样企及了中国水墨画的高境界,开创了中国水墨漫画的先河。方老的作品往往都会配上一首自己创作的打油诗,会使作品入木三分,更容易读懂画面的内涵。

  方老乐观的精神,风趣的态度,幽默的人生,永远值得我们怀念。每次到北京我都会去看他,他会把每天只抽一支烟的时间留给我。方成老师的离开,无异于中国漫画大师的陨落。

  ——珠海市古元美术馆馆长 刘春潮

  与方老相识20多年,他为人豁达开朗,对我们晚辈勉励有加。对于家乡的挚爱之情溢于言表,捐赠给中山的作品,除了自己的精品力作外,更有许多几十年来收藏的名家书画作品,他的捐赠,丝毫不带功利色彩,只要求中山能不定期展出,让广大市民受惠。方老的漫画艺术针贬时弊、入木三分,更让我钦佩的是他无私的奉献精神,他是我们心目中真正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今年7月12日,我们曾去北京医院探望了100岁的方老,8月22日噩耗传来,心情很沉痛!方老天堂之路一路走好!

  在医院的病床上,我与方老握手,他不说话,突然用力紧紧握住我的手,然后咧嘴笑起来,好像在向我这个青年人宣布:我很好,你看我多有力……

  ——中山市文化艺术创作室主任 肖伟

作者:张英 责任编辑:谢梨
收藏本文】【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山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
  今日头条
  热点专题
  视频推介
  图片故事
  24小时热点新闻
关于中山网 | 版权声明 | 成功案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社长邮箱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49 | 粤ICP备13033288号-3
报料热线:(0760)88881029 广告专线:(0760)88881052 88881015 89882910 88238276 技术热线:(0760)888810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0)88881029

中山市中山网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20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