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元老梁友文的故乡情缘
发布时间:2019-08-14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链接看相关视频:中山棒球推广人闵璐:体育强则中国强

2019年7月20日上午10时,位于东升镇的熊猫纪念球场,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垒球比赛和2019年全国少年垒球锦标赛现场,珠海体校和扬州体校两支垒球队(垒球由棒球发展而来,规则相似,技术难度、运动剧烈程度低于棒球)在球场比赛正酣。观众席三楼的一间房里,一位白发老人正隔着玻璃全神贯注地观看。“让我再看一会儿。”面对记者,这位94岁的老人说。

安静地看了一会儿,老人转过头诚恳地说:“在家乡这么漂亮的球场能看到这样高水准的赛事,我真的非常激动。”这位一直心系中山棒球发展的老人是中国棒球之父梁扶初的儿子、中国棒球元老梁友文。为了振兴家乡棒球事业,12年前,他只身一人远渡重洋从美国来到东升镇义务执教,82岁的老人一教就是7年。之后,无论身在哪里,他一心关注着家乡棒球事业的发展。当初赤子之心播下的种子已生根发芽,社会力量的参与,推动东升镇棒球正快速发展。“这里的棒球从无到有,发展之快让我震撼,中国棒球后继有人,我可以放心了,此生无憾。”老人说。

1 结缘

家乡棒球,我们来晚了

2006年,《中山日报》报道了一则中山东升高级中学成立棒球队的消息,被梁友文在石岐的堂弟看到,转告给了梁友文的三哥梁友德。在当时的中国棒球界,梁友德是知名的棒球元老,曾任亚洲棒球协会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棒球协会副主席,北京市棒球协会副主席等职,致力于青少年棒球普及工作。2007年,梁友文到北京探望身患重病的三哥并给他过生日,这也是兄弟俩的最后一次见面。

梁友德对弟弟说:“中山有了棒球队,我身体不行了,你要好好帮助家乡这支球队,建立独树一帜的棒球队伍。”梁友文知道这个消息也很激动,他对三哥说,“我们要建立独树一帜的新型队伍。”他加了“新型”两个字,想法很简单,按照父亲的理念,球队不仅要技术水平高,还要有体育精神。三哥表示认同。

三哥的心愿和嘱托让梁友文感到了责任和力量。在他的印象里,父亲的胸膛永远激荡着爱国情怀——父亲当年在日本成立“中华少年棒球队”,用棒球为中国人争得尊严的;回国后成立“熊猫队”推广棒球,倡导“拼命追击死缠到底”的熊猫精神……这些深深感染了梁氏兄弟。

在这之前,梁友文对中山只有模糊的概念。梁友文仅在一次家族聚会时在中山温泉宾馆呆了一晚。不过说起梁友文名字的由来,仿佛注定了他和中山不解的缘分。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当年4月,梁友文出生,作为中山先生的追随者,父亲借用“孙文”的名字也给他取名“文”字,饱含了对家乡的深情和对儿子的期望。

“梁家人在全国各地推广棒球,却把自己的家乡漏掉了。”梁友文现在说起,仍有遗憾。2007年初,82岁的梁友文来到中山,开始了7年义务执教生涯,也为中山棒球开启了新的发展征程。当他站在家乡的土地上看见孩子们挥棒时,常常想起父亲,脑海里总冒出那句话:家乡棒球,我们来晚了。

2 执教

我愿意做这头拓荒牛

后面的故事听上去非常简单,其中的艰辛只有梁老能体会:一位年逾8旬的老人,告别在美国的亲人,租住在东升镇狭小的农民房里,每天骑着一辆单车,到学校教孩子们棒球,一教就是7年……渐渐地,附近的居民都熟悉了在路上骑行的那个身影,学校的师生也熟悉了在操场上的那个身影。为了省钱,他自购发球器等设备,硬是从美国背到了东升。孩子们从对棒球毫无概念到逐渐喜欢,再到走出去参加国内外赛事,崭露头角。这背后,是梁友文在球场上无数遍地示范、讲解……

如今在记者面前回忆那段艰苦的岁月,梁友文一脸孩童般的天真。只身一人回国,从零开始推广棒球,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极度简单的生活、完全没有基础的学生、不为人理解的孤独,这些都无法浇灭他内心升腾的热情。梁友文对记者说:“我愿意做这头拓荒牛。”

对于这种性格,他的老伴最懂。陪同梁友文一同回国的老伴缪老对记者说,“他一生喜欢棒球,一生心系祖国,他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去做,并要努力做到最好。”缪老说,当年梁老也是这股劲头,心无旁骛钻研小提琴,成为了上海交响乐团二声部首席。缪老拿出一个小本子说,这些年梁老回来中山23趟,有一年呆了300多天,有两年各呆了200多天。跨越重阳的牵挂,让她把这些记得格外清楚,“以前只知道他喜欢棒球,后来才发现他是球痴”。

3 传承

体育道德比球技更重要

梁友文对记者说,父亲始终提倡“教球先教人”,棒球运动不仅意味着精湛的技术、坚强不屈的斗志,更意味着高尚的体育道德。“高尚的体育道德比精湛的球技更重要。”采访过程中,他常常重复这句话。

梁友文回忆说,1980年,在天津举行全国中学生棒球比赛,三哥梁友德执教的北京球队和他执教的上海球队相遇,此时上海队无论输赢都是第三名,北京队胜则第一,输则第四。有人悄悄跟梁友文说,不如输球给三哥。比赛前一天,三哥找到梁友文说:“我们要听爸爸的话,千万不要这要做。比赛总有胜败,我们要公平竞争。”类似这样的故事,梁友文还记得不少。

东区中学校长谢柏芳曾在东升高级中学担任校长多年,并创立了中山第一支棒球队。与梁老的长期接触,他也被梁老的精神感染,成了中山棒球运动的大力推动者、义务宣传员。“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熊猫精神’的内涵是什么?它是为国争光的爱国情怀,是高超的战术水平,是拼命追击死缠到底的战斗意志,是胜要胜得漂亮、输要输得光荣的体育道德。所以学习棒球的意义不仅仅是打球,更重要的是学会做人。”谢柏芳的话让梁友文不停地点头。

正是在中山有很多这样的“同道中人”,梁友文才觉得没那么孤单。在东升高中校门口不远处,梁扶初的铜像矗立在教学楼门口。梁友文每次回来都会去那里看看父亲,“每次我都在心里对他说,爸爸,现在您每天可以看到家乡的孩子在球场打棒球了”。

4 梦想

一定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看着球场上奋力拼抢的孩子们,梁友文非常专注,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眼前的这座国际化、高标准的熊猫纪念球场,是东升镇棒球快速发展的缩影。如今,东升镇被国家体育总局评为“中山国际棒球小镇”,是全国唯一以棒球为主题的特色小镇,棒球运动在东升每所学校普及,高水平赛事在此云集,棒球事业蓬勃发展。这是梁友文在10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看到这些,梁友文说了两个字:震撼!这些年,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梁老心里只有中山的棒球,如今的快速发展,让他倍感欣慰。当初的付出如同播下了一颗火种,如今渐成燎原之势,他很欣慰没有辜负父亲和三哥的希望。

采访当天下午,梁友文来到东升高中看望父亲,恰好碰到了刚结束比赛的来自上海闵行四中的女子垒球队。巧合的是,2001年,隔断半个世纪的“熊猫杯”少棒联赛就是在上海闵行四中举办的,后来因为经济原因停办,再之后,由中山热心人士冯小龙推动下,“熊猫杯”少年棒球赛于2011在东升镇复办,并已连续举办多年。恢复“熊猫杯”的愿望已经在家乡实现,与眼前的九旬老人当初的执着息息相关。

球队的女老师认出了梁友文,兴奋地问梁老,能否一起合个影,梁老欣然应允。青春洋溢的笑脸围在梁老周围,他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我在美国每次看职业棒球联赛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们一定有能力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不仅在技术水平上,更是在思想水平上。今天看到这么漂亮的球场,这些朝气蓬勃的球员,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实现。”梁友文说。

中山网微信
掌上中山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