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改游船 渔民赚得欢
南朗横门渔民转型后过上城里人生活,也见证出海游从高端游变为寻常人家的娱乐
发布时间:2020-09-24 来源:中山日报


   转型渔民欢姐一家边干活边向记者聊起幸福的生活。

清晨,当横门渔港在珠江口第一缕阳光中醒来时,码头上停靠的9艘休闲渔船在此静静地等待着游客的到来。随着伏季休渔期结束,不少中山市民涌向南朗横门渔港,带上家人或约上好友,包一艘渔船出海,既能感受海上的风光,又能品味现捕现煮的海鲜。

■渔民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

一个工作日的午后,没有游客出海,5号游船的主人何坤明一家三口悠闲地将游船停靠在码头边。夫妇俩在船舱上修补渔网,他们仔细地找到破损网口与新渔网材料对齐,一针一线,不紧不慢。儿子何思伟在一旁将晾晒好的鱼干用剪刀逐个剪掉尾巴使其平整。

性格外向开朗的女主人欧少欢今年52岁,街坊邻里亲切地唤她“欢姐”,她率先打开了话匣子。“我是横门本地人,我父母以前也是渔民,几辈人以捕鱼为生。我小时候也跟着父母出海打过渔,对海上生活再熟悉不过了。20岁起,我就到珠海跟专职渔民出海打渔了。”

1995年,时年27岁的欧少欢与丈夫何坤明花了8万积蓄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木船出海打渔。经年累月地在海上风吹日晒,落下了风湿的病根。以前纯粹靠打渔为生计的日子非常辛苦,欢姐记得很清楚,那时午夜12点就要出海,次日下午4点捕鱼回来拿到珠海海鲜市场出售,卖完天都黑了,吃完晚饭都晚上8点多了。“一天顶多睡三个多小时,又要开始新一天的打渔日子。”欢姐快人快语,“那时太累了,但收入还算可以,一年到头可以赚到10万元。”

2003年,欢姐与丈夫告别了单靠打渔为生的日子,在政府的扶持下更新了船只转型做休闲出海游,一做就是17年。“做了旅游后,一年出海190趟左右,营收20万上下,收入相对稳定,也没打渔那么辛苦,更不用在茫茫大海中为随时出现的恶劣天气担惊受怕。”欢姐说,现在只有白天有游客才出海,晚上可以彻夜休息。

对于和欢姐一样的渔民来说,现在也可以像游客一样,在浩瀚的海面上,吹着温柔清爽的海风,细细欣赏迷人的海景,看潮起潮落。前两年,欢姐与丈夫买了商品房、小汽车,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休渔期间,他们还会报团去全国各地旅游,见见外面的大世界。欢姐乐呵呵地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都去过了。”

■出海游从小众高端走进寻常百姓生活

不单自己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让欢姐感触深刻的是,现在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可比以前有滋有味多了。

“刚开始做出海游时,这还属于小众高端的旅游项目,那时大都是有钱的老板包船带着员工出来玩耍。对于普通大众而言,乘船出游是一件奢侈的事。”欢姐说。

现在,家庭包船出游成为主力军,节假日尤其暑假期间,忙不过来,游船都要提前多天预约。这不,即将到来的中秋国庆八天长假,欢姐的预约订单已经排到了10月6日之后。

据介绍,出海旅游一趟来回大概4个小时,平日一趟1900元,周末一趟2000元,节日一趟2200元,可搭载12名游客,包吃一餐,游客可以尽兴品尝到渔民即时从海里捕捞上来的生猛海鲜,富余的海鲜还可以打包带走。

休闲出海捕鱼游的兴起还带旺了横门海鲜一条街的生意。中山休闲渔业游企业负责人黄健威说:“休渔期间游客少,开海后每个周末这条街上的饭店几乎都爆满。”

“现在,每年的游客呈逐年增长态势,去年一年接待游客共17010人次,公司营收25万左右。”黄健威说,每到暑期出游高峰游船总是供不应求。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