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双双患病无力诊治,三角镇一戒毒学员家庭期待社会伸出援手

2021-01-14 中山日报

连日来的寒冷天气下,吹得2岁多的小璇(化名)的脸蛋上起了一道道皴。记者近日跟随三角镇禁毒社工走访到小璇的家,小璇的母亲是一名戒毒康复学员,母女俩双双患病,虽然经当地禁毒办和禁毒社工多方努力,但仍因筹款不足,两人均难以得到有效诊治。

■母亲肝胆有问题,孩子一出生有眼疾

记者见到小璇的时候,她正坐在妈妈摩托车的后座上,刚刚从黄圃医院回来。阳光下,和记者说话的时候,小璇的眼皮一直往上翻,留出大块的眼白。“从出生就有这个毛病,但一直没确诊。”妈妈阿洁(化名)是一名戒毒学员,自从43岁生下小璇后,至今未再复吸。

当天,她独自带小璇去医院就诊。“医生要拿一个仪器对准她的眼睛检查,但是光太强烈了,小璇一直哭,怎么也不肯睁眼,一直逃避,没办法检查,无法检查,就不知道眼睛到底有什么病。”阿洁很焦虑,但也无可奈何。

阿洁受家庭影响吸毒史有20多年。直至3年前怀孕,在44岁的年纪生下小璇。有了孩子后,目前暂未复吸。常年吸毒,给她身体带来了不小的损害,患有肝胆结石和肝硬化。

她腰间一侧挂着一个胆汁引流袋,从2019年做完第一次手术后,就挂到了现在。苦于经济拮据,本来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但仅仅是术前需要一两万的药费和检查费,就难倒了她,更何况高达10万元的手术费,因此一直拖到现在。

女娃聪明可爱因惧光迟迟未能确诊

来到屋内,除了一张简单的四方桌和一张婴儿床,再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具或是家电,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地上是一张塑胶垫,那是小璇的“游乐场”。小璇最爱的是一本厚厚的识字簿。

打开第一页,26个字母,打乱顺序,妈妈手指到哪,小璇就一口回答出来。翻到第二页是唐诗,妈妈只要说出第一句的前半部分,小璇就能背完一整首诗。遇到忘记的,她按下旁边的按钮,就有录音播放。偶尔,她会凑得很近去看字母簿,头偏向一侧,用左眼看,距离近到只有几厘米,但很快被妈妈纠正过来。

小璇打开字帖,告诉大家:“你们看,这里好多人。”这句童言把大家逗笑了,但阿洁眼里的泪花却越积越多,闪烁着,拿着纸巾擦拭。孩子越乖巧懂事,阿洁却越发难过。“现在也不知道,孩子的眼睛,是不是跟我吸毒有关系。”

阿洁身体不好,无法工作,目前一家的经济收入来自丈夫。丈夫同样也是一名戒毒康复学员,做建筑散工平均一个月有3000多元。这仅仅维持日常开支。

禁毒社工梁炎文告诉记者,小璇被列为困境儿童,她家也成为禁毒社工重点走访和关注的对象,“只要有慰问,我们就会尽量安排她家,给予钱、物和日常关怀。”同时,对阿洁的手术费,社工曾协助其申请紧急医疗救助及破例申请市延伸帮扶资金,也曾以轻松筹的方式凑手术费,但由于后期手术费用相当多,筹措的资金远远不够。

对小璇的眼疾问题,禁毒社工也通过向镇妇联沟通,帮其提供了帮扶资金3000元。到目前为止,因为小璇惧光,怕外界刺激,至今仍未确诊到底是什么问题。

小贴士

如果有热心人士或企业想帮助2岁多的小璇进行眼睛检查,以及为小璇的妈妈肝胆结石和肝硬化捐助医药费和手术费,请与三角镇禁毒社工联系。梁社工:15089943451

记者 李玮玮 王云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责任编辑:刘小榕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新浪微博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