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市扫黑除恶三年期间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3个、恶势力犯罪集团55个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2018年3月7日,大批警察突然包围了小榄镇的一家农庄,植某能等4名涉嫌寻衅滋事的涉恶团伙成员相继落网。这是3年前,中山市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后,警方向媒体公布的首单扫黑除恶战果。三年过去了,我市扫黑除恶成果显著。

今年1月8日,警方通过视频直播方式,公布了扫黑除恶三年战果:截至2020年底,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3个、恶势力犯罪集团55个、“套路贷”团伙53个、涉网络黑恶团伙39个、涉网裸聊敲诈团伙8个,恶势力团伙626个,查封冻结扣押资产总计人民币近20亿元。记者了解到,与2018年相比,2020年全市警情下降25%,涉恶案件下降59%。

p1.jpg

打击黑恶势力团伙与破除保护伞同步进行

利剑直指凤凰山

走进沙溪镇凤凰山,山虽不高但高低错落起伏。翠绿整洁的草坪,新建的按各个年龄段划分的儿童游乐设施一应俱全。“我几乎每晚都带着孩子来,在这里孩子可以玩游乐设施,老人可以观景、锻炼;有时候公园里还会举办文艺汇演,场面特别热闹!”住在附近的黄阿姨带着孙子前来游玩,她感慨道。

2020年6月,凤凰山森林公园正式向市民开放。公园一期建设包括占地200亩的凤凰山儿童公园、体育公园。行走在长达8公里的公园行山径上,只见绿色布满整个山头,令人难以想象,这里几年前竟是远近闻名的“垃圾山”。

2018年4月底的一天,几位着便装的民警来到凤凰山。他们接到群众投诉,说有人占山为王,将大片土地非法租给他人,倾倒含有汞、铅、铜等多种重金属的垃圾,污染十分严重。民警们来到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山顶失去了层林的模样,一片破败,有的区域露出大面积的光秃秃山体,有些地方搭建了棚屋圈舍,更多的位置则堆积填埋了五颜六色的各类垃圾,凤凰山被破坏得满目疮痍。

当时,市扫黑除恶办接到举报,称有黑恶组织长期盘踞在沙溪镇的厚山、涌头布碎交易市场,招揽成员,以货车运输车队为依托,通过恐吓、威胁甚至暴力手段垄断布碎市场的对外运输业务,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影响十分恶劣。警方核实得知,这个组织的头目叫张厚文,与凤凰山环境污染投诉有关。

当年5月初,获得该组织更多涉黑恶问题和线索后,市公安局抽调业务能手、精英骨干组成专案组,以侦办故意毁坏财物、污染环境案为切入点,对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认真梳理、追踪倒查。几个月后,证据收集完毕,收网机会成熟。大批警力分组行动,以张厚文为首的26人涉黑恶犯罪团伙全部落网。

经审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型于2005年,组织“打手”以“砍手砍脚”语言恐吓、打砸等方式震慑厚山、涌头市场商户,垄断、控制市场至民众镇宏基码头、东升码头、横栏镇粮食局等码头的布碎运输业务,导致商户14名被害人损失227万元。为谋取更大的非法利益,2009年该组织进驻沙溪镇凤凰山,占山为王,非法占地高达36亩,并将部分土地非法出租给他人,用于倾倒含有汞、铅、铜等多种重金属的垃圾。团伙覆灭前,非法填埋固体废物超过24000吨,造成环境污染损害超过千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张厚文涉黑一案属于中央明确的10类重点打击对象中第六类“在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等场所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收取保护费的市霸、行霸等黑恶势力”和第五类“在交通运输、矿产资源等行业、领域,非法占地、滥开滥采的黑恶势力”。该案成功侦破,有效遏制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有力震慑了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

配枪黑恶组织覆灭

席卷全市各个领域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大张旗鼓地进行,但却有一个黑社会组织不收手不收敛,顶风作案。

2018年6月的某一天傍晚,该组织一名核心成员获取非法赌博网站“皇冠现金网”三级代理账号后兴奋不已。随后,该组织通过开设和发放赌博分账号,接受他人“六合彩”赌博投注106.4万元。

早在三个月前,警方已经收到举报线索,并着手对该团伙涉嫌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开设赌场、非法放贷等涉黑恶犯罪展开秘密调查。警方顺藤摸瓜,一个长期活跃在小榄镇福兴路一带,以何有添为首的黑社会组织逐渐浮出水面。

专案民警没有打草惊蛇,而是继续布线深挖。结果发现这个组织形成于2005年,主要通过开设赌场“抽头”“放数”获取暴利,通过替他人讨还债务、插手民间经济纠纷等聚敛钱财,其暴力讨债的手段令人不寒而栗。警方获取到的视频证据显示,一名债务人被非法拘禁,被打倒在沙发上护头求饶,表情极其恐惧,但讨债人依然手举木棒猛击。

进一步的证据显示,2015年至2016年,何有添为追讨债务指使组织成员先后13次通过泼红油、殴打并拍摄裸照、打砸车辆、淋屎尿、放置花圈等手段对被害人暴力催收。四个月后,专案组终于摸清了以何有添为首,总人数多达25人的黑社会组织,达到了收网条件。2018年7月19日,市公安局组织百人抓捕警力,分头展开行动,25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带破刑事案件15起。

清理作案工具时,民警发现这个组织不仅有砍刀,有木棒,还有一把手枪和一把冲锋枪,亦有大量军用子弹。倘若行动不慎双方发生交火,后果不堪设想。更让民警们惊讶的是,这些枪和子弹来自越南,已经在该组织“服役”15年之久,配置这些装备的目的是维护组织利益。

扫黑除恶首要是打“伞”破“网”

在相关职能部门的配合下,警方接连打掉两个黑社会组织。受此影响,群众对政府有了更多的信任,举报线索越来越多,打击战果捷报频传,一些黑恶组织的“保护伞”、“利益链”、“关系网”开始浮出水面。是连根拔起,还是有所保留?

2018年8月上旬,市纪委监委与市公安局共同召开了一次涉黑涉恶案件线索摸排分析会。会上,市领导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继续严厉打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同时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并提出要求:除恶务尽,揪出“保护伞”、斩断“利益链”、铲除“污染源”,着力解决一批让老百姓不幸福、不满意、不安全的问题。

有人以为,这次摸排分析会不过是给黑恶组织“保护伞”敲敲警钟,没想到市纪委监委与市公安局动起了真格,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工作开始加速、加码。而且,将扫黑除恶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惩治涉黑涉恶腐败成为当时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

两个月后的10月22日,市纪委发布通报:自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共摸排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124条,立案35件,查处25人,其中县处级干部5人,科级以下干部20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4人,组织处理1人,3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在这场“以反腐力推扫黑除恶”的斗争中,入股赌博团伙并充当“保护伞”的部分公安分局局长落马;为“黄、赌、毒”等非法活动提供庇护充当“保护伞”的原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市公安局政治处原主任欧阳锦年落马。打“伞”破“网”势如破竹。

重拳打击“套路贷”

2019年初,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获得一条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大涌镇发现“套路贷”团伙,不仅虚签合同,而且追债手段相当残酷,已有多人受害。

“套路贷”是一种新型违法犯罪。它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精心设计的套路,用“零抵押”“快得款”等噱头,诱骗或强迫他人陷入借贷的怪圈,犯罪团伙再互相串通,恶意使借款金额在短时间内倍增,继而再通过暴力和软暴力手段追债完成大肆敛财,社会影响极坏。

大涌公安分局接到铲除“毒瘤”的任务后,派出精兵强将展开侦查。参与侦办此案的董警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原以为很快就能破案,没有想到案件越挖越大,以至于半年后,疑犯全部落网,案件才算告破。”

2011年6月,犯罪嫌疑人张某曾因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入狱,五年后刑满释放。获得自由后,张某不思悔改,伙同刘某、郭某、赵某等6人准备干一件“大事业”。2017年5月,7个人在大涌租了一套出租房,打着小额贷款的幌子成立了一家公司,通过发送小广告,诱骗急需用钱的事主向公司借钱。事主借钱时,团伙成员要求事主签订实际借款金额两倍以上的借款合同(或打借条),再收取服务费、手续费、变相高额利息等实施犯罪。事主无力偿还时,则使用非法拘禁、殴打、拍裸照威胁、恐吓、GPS追踪等暴力和“软暴力”手段追债。

2018年8月,事主小英急需用钱,向张某所在的公司借款3500元,却被迫签下了1万元的借款合同,并要求小英提供裸照进行抵押。为拿到急用钱,小英糊里糊涂照办。由于还款时间太短,导致小英无法及时还账,张某甚至告知小英,可以陪睡一晚抵一期利息500元,但遭拒绝,未实施。至警方联系到小英时,小英已被迫支付套路贷利息10000元,合同借款仍一分未还。

另一位叫小明的事主同样遭遇了这家公司的“套路贷”,在没有能力偿还本息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禁,轮番殴打。经不起折磨,小明在这伙人的强迫下,向朋友借款,偿还了高额债务。

2019年可谓“套路贷”黑恶团伙覆灭之年。当年12月11日,中山警方就打击“套路贷”犯罪专门召开媒体通报会。通报说,一年的时间里警方重拳出击,已经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2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0名,破案314起,查封涉案资产超过1亿元。

打防结合巩固基层阵地

时间来到2020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三年目标的决胜之年。要想打赢这场正义之战,还有不少“硬骨头”要啃。此外,建立健全长效机制,铲除黑恶“土壤”,方能标本兼治。

新年伊始,市扫黑办各成员单位就此取得共识后,决定并肩作战,将啃“硬骨头”和铲除黑恶“土壤”同步推进。

为确保“案件清结”保质保量,市公检法等司法机关紧密协作,公安机关提级办理逐案攻坚;市检察院建立绿色通道落实“挂账”督办;市法院系统执行“挂牌”督办,远程开庭。自我加压后,2020年上半年前受理的涉黑恶案件全部审结,其中就包括了张厚文、何有添等黑社会组织犯罪。

全国扫黑办调查数据也表明,2020年上半年,中山98.48%的受访群众认为专项斗争带来了社会治安好转,全省排第一;专项斗争满意率94.75%,全省排第二。

公检法快速行动的时候,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等部委紧锣密鼓,建立健全长效机制,铲除黑恶“土壤”。市委组织部优化“头雁”队伍,对能力一般、群众评价不高、涉黑涉恶的村级党组织书记坚决调整撤换。从全市公安系统物色280名公安民警担任村级党组织兼职副书记,选派28名优秀党员干部到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担任第一书记,推进基层共建共治共享。

市委宣传部则围绕专项斗争战果、成效等,主动发声,各大新闻媒体积极响应,讲好扫黑除恶中山故事,营造打赢这场正义之战的舆论氛围。2020年底据不完全统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三年,全市共印制发放宣传单张和手册830多万份,悬挂横幅超过7.4万条,走访群众278万人次,扫黑除恶的宣传真正做到了妇孺皆知。

对话

决不让黑恶势力及“保护伞”死而复生

1月8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黎少康,市公安局扫黑办常务副主任、刑警支队支队长梁赞全通过《周五民声直播室》,向全体市民汇报三年来中山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整体情况。记者就民众关心问题,做了进一步采访。

◎记者:这三年的时间里,市公安局作为扫黑除恶的主力军,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3个、恶势力犯罪集团55个,查封冻结扣押资产近20亿元。这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集中在哪些领域?

●梁赞全:这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主要分四类:一是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二是在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旅游景区等场所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收保护费的“行霸、市霸”;三是操纵、经营“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四是经营“套路贷”、“地下钱庄”,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

◎记者:扫黑除恶三年阶段性目标已经完成,也取得了显著成效。这是否意味着扫黑除恶工作已经结束?

●黎少康:2020年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很多市民可能认为收官了就结束了。实际上,这并不意味着扫黑除恶工作的结束,因为收官之年,也是建立长效机制之年,机构将常态化运行。

2021年,就公安机关而言,将按照上级的部署,继续保留各级扫黑除恶队伍,探索建立健全“六个常态化机制”:智能公开的举报机制、打早打小的惩处机制、源头治理的防范机制、精准有效的督办机制、持续推进的领导机制、激励约束的考评机制。对于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将继续坚持露头就打、穷追猛打,决不让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