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山动态 >> 正文
60天后,终于再次紧紧拥抱你
中山首例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昨解除医学留观,与丈夫深情相拥回家
发布时间:2020-04-01 来源:中山日报


   3月31日下午3:30,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彭女士在结束了14天的隔离观察之后,终于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了。夫妻相见,难掩激动,紧紧相拥。本报记者 文波 摄


   离别前,医疗团队与彭女士合影。本报记者 文波 摄

3月31日下午3点30分,解除医学留观的彭女士脱下病号服,换上新衣服,走出市二院隔离病房。早已等候多时的丈夫捧着鲜花迎上来,深情相拥。她是中山首例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还是全省首例ECMO撤机成功的新冠肺炎患者。从2月1日至今的60天里,省、市的医疗专家和护理团队拼尽全力,才让九死一生的她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2月1日,怀孕8个月的彭女士到小榄人民医院就诊。因病情急剧恶化,在医院立即实施剖腹产终止妊娠。当晚,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随后转运到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隔离治疗。在这期间,她用上了呼吸机、人工膜肺氧合器(ECMO),还输入了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病情历经多次反复,期间中山的医疗救治专家组、重症救治专家组、人民医院ECMO团队,以及省的医疗专家、我市各院抽调的众多护理人员都参与了抢救,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三次为她进行远程会诊。2月27日,她成功撤掉ECMO,3月14日转出ICU病房。

3月31日,距她进入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已经60天。当天上午6点左右,她接受了解除隔离前的最后一次核酸检测。下午2点20分,实验室通知,新冠核酸检测咽拭子、肛拭子结果为阴性,可以解除隔离回家。离开病房前一小时,丈夫郑先生专程带来新衣和鞋子,请护士交给妻子。“她说要穿得美美的出院。”彭女士在护士的帮助下脱下宽大的病号服,穿上新衣、梳头化妆后一扫倦容,焕发神采。最后拿起镜子照了照,她笑着与医护人员挥了挥手,走出隔离病房的走廊,如同新生。

走出病房与丈夫拥抱后,她简短地与现场媒体聊了几句。“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后,我要好好生活,努力回馈社会。”丈夫郑先生还给现场的医护人员送上了锦旗和手写的一封感谢信。他在信中表示:“你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依然不离不弃、攻克一道又一道难关,你们经历的艰难,我用语言都无法表达我的谢意。衷心感谢给我老婆第二次生命的所有一线医生与护士!!!”随后,彭女士一家人坐车离开医院,回归正常生活。

看着她终于与家人团聚,现场的医护人员也十分激动。中山市新冠肺炎重症救治团队成员、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兼公共卫生应急病区)护士长孙福宁是60天来,几乎天天都陪在彭女士身边的护理人员之一。这段时间,她对彭女士就像家人一样。“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开始,她身上插满管子,状态比较差。后来进入康复期,每天都有很大的变化,就像看着一个小婴儿一样变化,奔着希望往前走。“希望她以后能感受到更多这个世界的美好。”

60天时间轴

●2月1日 彭女士因发热到小榄人民医院就诊。因病情急剧恶化,在医院立即实施剖腹产终止妊娠。当晚,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随后转运到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2月2日 小榄人民医院检验科通知,彭女士血培养有细菌生长,考虑合并败血症。

●2月6日 彭女士开始上人工膜肺氧合器(ECMO)治疗,上机后生命体征稳定。

●2月19日 一名康复者捐献的300ml恢复期血浆注射入彭女士体内。

●2月27日 彭女士脱离ECMO,成为全省第一例危重型患者ECMO撤机成功患者。

●3月8日 彭女士成功脱离呼吸机,不再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

●3月13日 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为彭女士进行远程会诊。

●3月14日 上午11时,彭女士从ICU隔离病房,转入普通隔离病房。

●3月17日 彭女士达到新冠肺炎医学治愈标准可办理出院手续。但仍在市二院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

●3月31日 上午6点左右,彭女士接受了解除隔离前的最后一次核酸检测。下午2点20分,实验室通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符合解除隔离标准出院回家。

对话

彭女士:感谢医护人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如果你在陌生的医院醒来,一动不能动,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亲人,只有穿得如太空人般只能看到眼睛的医护人员,你会怎么想?2月27日,彭女士在市二院的公共应急病房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转运至二院、各种抢救、上ECMO……彭女士一直处于麻醉或昏迷状态。她的记忆停留在2月1日,自己被送到小榄人民医院抢救前那一刻。3月30日晚,结束隔离观察期前,本报记者在病房与彭女士进行了对话。

■以为自己沉睡了一年

2月1日被送到小榄人民医院抢救,之后不是在麻醉就是昏迷状态,以至于醒来时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彭女士疑惑:“我睡了一年吗,时间都去哪了?”

◎记者:刚醒来时,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彭女士:刚开始,以为自己幻觉了。

◎记者:觉得自己不是在真实的世界?

●彭女士:我以为我睡了一年多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想?

●彭女士:因为他们又在提过年的话,我在想,不是过了年吗?怎么又在提过年?我当时不能说话,自己心里想,是不是睡了一年多。然后我就跟我老公讲,我失去记忆了。他当时吓一大跳。他说只要记得他、孩子就可以了。

◎记者:那你第一句话跟医生说了啥?

●彭女士:我会不会变傻?

◎记者:医生怎么回你的?

●彭女士:他说,你比我都聪明。

■医护人员24小时守护我

渐渐清醒后,彭女士才慢慢地从手机新闻、医护人员口中得知自己这两个月九死一生。她惊讶医护人员如此细心地照顾自己。

◎记者:接受治疗的过程中,跟医护人员有什么交流?

●彭女士:聊病情,聊其它,聊自己来医院里面,自己抢救了几次,聊这些医护人员24小时守护我,我享受了“国宝级”待遇。

◎记者:这么多医护人员照顾你,有什么感想?

●彭女士:我觉得很幸运。

◎记者:他们跟你说抢救的事,是否一时难明白?

●彭女士:不敢相信。我怎么会危重?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确实不敢相信。醒来的时候才了解到,自己有这么严重,说是光抢救就进行了四次。

◎记者:这段时间,跟医生护士相处得非常多,有什么印象特别深的?

●彭女士:感觉他们很负责任,大小便都是他们在护理,一直在这里守护,很不容易。

■能自己进食 感觉稀饭也美味

恢复意识后,她用手机微信给老公发了消息。聊起一直牵挂自己的老公,彭女士笑了。她说,老公平时虽然对自己很好,但比较少表达。经历此事件后才发现老公很在乎自己。

◎记者:当时跟老公说了什么?

●彭女士:我第一句话问他,宝宝是不是没有了。他说,这些都不在乎,只在乎你。

◎记者:刚知道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吧。

●彭女士:失眠,一晚上睡不着,连续失眠了好几天。

◎记者:孩子跟你视频,问了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吗?

●彭女士:小的问了。我说妈妈生病了,在医院住院。孩子说很想妈妈,要妈妈快点出院。

◎记者:三八节的时候,护士倩云给你送了束花,那束花其实是老公送的,你知道吗?

●彭女士:后来知道了,很谢谢老公现在慢慢学会浪漫了。一场大病,让我们更珍惜对方。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真正自己开始吃第一餐的?吃了什么?

●彭女士:稀饭。

◎记者:第一口稀饭是自己吃还是医护人员喂的?

●彭女士:慢慢自己尝试吃。

◎记者:吃到第一口稀饭,有味觉吗?

●彭女士:有。感觉吃稀饭也挺美味的。

◎记者:好了以后,你想吃什么?

●彭女士:都可以吧。湖北家乡菜里最想吃粉蒸肉。

■离开前最后一晚很激动

3月30日晚,记者来到彭女士的病房中。此时的她已吃完晚饭,在病区的长廊中散了一会步,然后回到房间看电视。普通的房间里,不再有ECMO、呼吸机、抽痰器这些治疗仪器。虽然已进入隔离观察期,但值班护士一直陪在彭女士身边。从她入院至今的60天里,每天24小时都有医护人员在身边,即使她熟睡也不敢远离。

◎记者:今晚是你在这个病房的最后一晚,心情怎么样?

●彭女士:很激动。

◎记者:你现在走路感觉和平时一样吗?

●彭女士:稍微差一点吧,已恢复得不错了。

◎记者:明天就出院了,这段时间跟我们的医护人员相处了很久,有什么想跟他们说的?

●彭女士:非常感谢他们,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记者:明天出院,回家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彭女士:抱抱孩子,两个月没见了。

◎记者:这段时间很多中山市民关心你。

●彭女士: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我今后会好好生活,回馈社会。

担忧妻子的安危,感恩社会的援助,彭女士丈夫郑先生——

“我已将一生的眼泪流干”

“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熬,我已经将一生的眼泪流干了。”30多岁的郑先生时常徘徊在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住院部楼外,他的妻子彭女士则在病房里徘徊在生死边缘。60天,几近生死分离,这对恩爱夫妻昨天终于重逢。

■呼啦一下来了二三十个医生

回首重逢前的最后一次见面,已是2月1日,起因却是那趟自驾。1月16日,郑先生开车带着妻子、两个女儿回湖北老家。到家后,已有8个月身孕的妻子,期间只上过一两次街。

疫情严重的消息传来,他们立刻动身回中山。回到中山后几天,一家人呆在家里哪也不敢去。

2月1日凌晨,妻子发热,郑先生赶紧将她送到了小榄人民医院。医院做完CT后,判断其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立刻要求隔离。郑先生无奈将妻子送进了感染科,“进去时给她拿了个手机,说有事就打电话给我。医生突然呼啦一下,来了二三十个,有点吓人。心想不好,病可能比较重。”

这对恩爱夫妻相识12年、结婚11年。郑先生说,几乎没有红过脸、吵过架,工作生活都总在一起。妻子被送至定点医院治疗,他和两个孩子也被送至隔离酒店观察14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分离对他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寝食难安。“当时人都崩溃了,基本上每天都躺着。每天晚上醒四五次,一直痛哭、流泪。有好几天吃不下饭。”

他有时甚至祈求上天把妻子的伤痛放到自己身上,自己来代为承受。有时还会胡思乱想,万一妻子救不回来了,他也不活了。这种焦虑心理也被医生们及时发现,心理医生多次与他交流,才让他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一边开车赶往医院一边嚎啕大哭

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罗建锋医生是中山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重症救治专家组住院总医师。从入院开始,罗医生负责跟家属沟通,每天会将彭女士的情况告诉他们。

郑先生说,害怕的是每天接到医生的电话。“刚入院的那几天,每天说她病得很重,每一天都说没有度过危险期,后来我接电话都要鼓起勇气。”

2月6日,妻子的情况不乐观,需要上ECMO。“罗医生当时跟我说这是一个救命稻草。接完电话后,我就嚎啕大哭,只能向上天祈求。”

2月20日凌晨一点钟,郑先生又接到妻子正在抢救的紧急电话。“五点多钟,罗医生又打电话来说,医生们从凌晨一直抢救到现在,需要家属过来签字。

“我一路开车一路嚎哭,到医院后签两张病危通知书,当时整个人都在抖。那时特别相信医生,期盼医生能救她。”

签完字后,他不敢离开,就站在隔离病区住院部外面的小路上。通过玻璃窗,能远远望到病房的灯光和刚好向着窗外闪动的生命指标。“上面有血氧、心跳等参数。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她当时血氧一直在80多。正常人在100。这个数上升一点,我心里就舒服一点。如果下降一点,马上又紧张起来。”医护人员在抢救,她在生死边缘徘徊,他在楼外徘徊。从早上一直守到中午,直至罗医生劝他离开。

■朋友圈求捐血浆,手机被打爆

说起这两个月的煎熬,郑先生的声音有点颤,但没有眼泪。他说,近两个月来,几乎把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了。这当中有伤心的泪水,也有感动的泪水。

那次最危险的抢救后,医生建议输入康复者的血浆。除了医院帮忙找,郑先生和家人也通过微信朋友圈求助。好多好心人帮忙转发,当天接电话、微信、短信,一晚都没睡,“特别特别感谢。”

被焦虑与泪水浸泡的日子,终于在2月27日有了一丝转机。那天,彭女士成功撤掉ECMO,成为全省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中首个撤机成功的。那一天,他又是在隔离病区外的小径上徘徊了大半天,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后来碰到罗医生了,他告诉我,医护团队每一步都很小心,撤机很困难,他们会一直观察。”

成功撤掉ECMO,是妻子入院27天以来传出的第一个好消息。3月9日,罗医生再次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妻子已经撤了呼吸机,生命体征都比较平稳,已脱离生命危险。“听到这个消息很激动,马上告诉了两个孩子,说妈妈会好的,我们一家人以后会好的。”

■发给妻子的微信“我只在乎你”

3月8日晚,妻子用微信向郑先生发出了两个字“在不”?欣喜若狂的郑先生马上回了一个字“在”。“宝宝不在了什么(怎么)办?”这是妻子发来的第二句话。在确认发微信的就是妻子后,郑先生马上回复了一句:“我只在乎你。”

出院前的十几天,夫妻俩每天视频聊天,有时候妻子会告诉他,因为抽血过多手臂都硬了,身上的伤疤多了。郑先生安慰她说:“只要人没事,伤疤会慢慢恢复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希望疫情快点过去,让大家恢复正常生活,让社会的伤疤慢慢恢复。”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