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服务 >> 正文
广东首届民间刺绣精品展明日落幕
“绣娘”展才艺 名家话传承
发布时间:2020-10-24 来源:中山日报


   陈小琴的《琴棋书画图》

10月18日至25日,广东省首届民间刺绣精品展在中山美术馆展出,潮州、广州、中山、韶关、清远五市民间刺绣精品同场亮相。100多件刺绣精品集中展示了潮绣、广绣、韶绣、瑶绣、等多个品类的粤绣。

文/本报记者 冷启迪 图/本报记者 孙俊军

一件潮绣《迎福》针法多达20余种

刺绣是我国优秀的传统技艺,凝聚着我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和匠心精神。粤绣亦称“广绣",与黎族织锦同源。明中后期形成风格,中国四大名绣之一,以潮州和广州为中心。其中潮绣的工艺极为复杂多样,形式有绒绣、纱绣、金银线绣、珠绣四大类,喜气、富华特色非常突出。主要有“过桥”“銮乾”“历艮”“二针锁”“三针锁”“三山起”,以及“打只”“化针”“乱针”“点绣”等六十多种针法。潮绣始于唐代,形成风格于明、清。清代潮绣绣品大规模输向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一带,占领南洋市场,并进入欧洲,在海外影响颇大。它的特点是纹理清晰,金银线镶,托地垫高,色彩浓艳,尤以富有浮雕效果的垫高绣法独异于其他绣法,此外,以金碧、粗犷、雄浑的垫凸浮雕效果的钉金绣也为人瞩目。如展览中由潮绣大师卓桂芬创作的《迎福》,针法多达20余种,不大的画幅,却是潮绣技法的宝库。

潮州民协会员、绣师谢锐群和搭档陈维芳带来了潮剧剧服(白蟒),素色的底色以金线勾缀,清雅中,又带着大气堂皇。他告诉记者,类似戏服,以及节庆民俗典礼中常用的“老爷服”等,都是今天仍在潮汕民间生活中大量使用的物件。活跃的民间生活,是潮绣的生命力所在。而展览中那些绣在女士正装上的缠枝花卉,则是工艺家们在潮绣当代化上的探索。

融入生活的广绣开枝散叶

广州市民间刺绣促进会会长、绣形绣色广绣艺术馆总监唐晓玲在现场介绍时说,她这次带来两件作品,一件取材于广州海珠区小洲村的水边小景,一件取材于从化阿婆六村的林间一瞬,在综合运用了多种针法、绣法的基础上,营造出一种带有强烈画意和现代感的画面风格。一眼望去就能感到,这种作品,与现代家居简约、明快的风格很搭配。这也是她近几年一直探索的方向。她认为,广绣在历史上就是以庞大的日常生活需求为依托的,作品不一定要大件,只有回归生活,才能让它得到最好的传承。

其实,广绣并非只有广州才有,它的分布区还包括了佛山的顺德、南海,以及中山等地。中山的小榄刺绣即是广绣中一个富有地方特色的分支。它始自古越少数民族日用品的装饰手工艺,在外来文化的熏陶和影响下,到明中叶后已经逐渐形成自有风格。因小榄有“菊城”之称,故又称“菊绣”。1915年10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在日本结婚,当时孙中山的母亲杨太夫人在小榄当时最有名的榄溪绣坊订做了一套裙褂托人送给儿媳妇宋庆龄。“粤绣(小榄刺绣)”项目于2012年成功列入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3年成功列入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6年7月,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粤绣(小榄刺绣)传承基地在中山职业技术学院小榄学院揭牌成立。小榄刺绣在针法技艺及艺术风格上自成体系,图案纯朴简洁,常配以菊花等花卉图案,富有岭南特色。

也是来自中山的“香山刺绣”则是以苏绣技艺为基础,结合工艺师周雪清探索苏绣,以及粤绣中的广绣、珠绣,和中山本地绣而创新的“雪花针法”的统称。在此次展览中,周雪清一系列动物题材的作品,针法细腻,构图简洁,透出强烈的现代感。她的作品《孙中山》,形似照片,但双眸炯炯,眉须毕现,比平面又多几分神气,针法细密,仿佛有光,神采奕奕,且传出先生特有气魄。金鱼摇曳多姿,反光中活灵活现。

瑶绣韶绣 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对于很多中山人来说,韶绣这个品种还不为人所知。实际上,这种绣种从“陈氏针绣”发展而来,由韶关市民间工艺协会针绣学会会长陈小琴在传承四代前辈亲人针绣技法的基础上创新而形成。陈小琴出生在中国蚕丝之乡四川宜宾,其母、外祖母、高外祖母都是当地出色的针绣女,专为地方上大户人家定制绣品。因为耳濡目染,天资聪慧,陈小琴自小即手执针线,所出作品亦活灵活现。经过四十多年从未间断的悉心钻研,陈氏绣法日臻完善,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与体系。陈小琴告诉记者,韶绣集绒绣、刺绣、珠绣、十字绣、丝绫堆绣、绒线绣于一体,最主要的特色技法是陈氏独创的绒绣。这几种技法,可以根据作品需要单独使用,亦可混合使用。混合使用绣出的作品更加立体、逼真,更具地方特色。

瑶绣也是广东民间刺绣大家庭中老资格的成员。此次清远市民协带来的展品,就以连南瑶绣为代表。据介绍,连南瑶族刺绣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2009年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瑶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用打板、打图,反面绣正面看。图案纹样多以几何形为主,日月、山河、花草、树木、蜂蝶、花鸟、鹿子等常常被用作刺绣的图案。瑶族服饰刺绣以大红或深红的绒线为主调,再用以黄、白、绿、蓝、粉红丝线作镶边,与底布的色彩形成强烈的对比,使衣裙、背带装饰得很精美鲜艳。挑花刺绣艳丽多姿,富有浓郁而独特的民族特色。连南瑶绣市级传承人房伟艳告诉记者,自己6岁跟着奶奶和妈妈学刺绣。到了今天,瑶绣已经越来越多地在保持自己特色的情况下,融入新的创作手法。除了传统服饰,还开发出手袋、提包等当代的日用品种。过去瑶族家家都有绣娘,今天虽然不是这样,但创新发展的瑶绣,仍为改善许多人的生活,提供了很多可能。

中国民协副主席、广东省民协主席李丽娜在展览同期举行的经验交流会上说,广东民间刺绣的发展,一是要解决好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刺绣只是艺术品,“它是与我们自己生活紧密结合的东西”。要解决好市场与“人”的关系,要培育市场,要解决好人的认知,顺应时代,培育审美,需要每一位从业者的潜心研究和不懈实践。学校、学术界的研究,艺人的探索,也要尝试和企业的活动结合,用企业的眼光、产业的眼光,解决民间刺绣发展面临的一些难点。

专家感言

民间刺绣传承有道

观广东省首届民间刺绣精品展有感

江冰

粤绣的整体风格近似广东音乐:热烈欢畅接地气,开朗明亮阳光媚。本次展览内容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既包括荔枝、木棉花、禾雀花等岭南题材,也含有孔雀、金鱼、戏服、旗袍、少数民族服装等传统题材。作品精美细致,丝毫毕现,惟妙惟肖,灵动跃然,乃花鸟虫鱼精品之作。

然而,与风景、花木、鸟鱼题材比较,作品中的人物题材较弱。难道说刺绣更适合表达传统题材?在展览中,我看到两幅反映岭南水乡风情的作品,细腻柔美,宁静和谐。其中一幅取材于广州小洲村,尤为亲切。传统工艺该如何拓展题材?或坚守经典,或进入当下,值得思考,可以探索。

虽然人物画作品稀少,我却在二楼看到韶关民协送展的陈小琴两幅大型作品,深感意外惊喜。其中一幅古代女子聚会《琴棋书画图》,众多仕女或坐或立,人物情绪相互呼应,画面气氛喜庆吉祥,令人联想到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大观园众姐妹的聚会。端得是: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取材于唐代吴道子《八十七神仙图》的刺绣长卷,则相当于文学中的上百行长诗与多卷本的长篇小说,鸿篇巨制,蔚为大观。据作者介绍,该作品费时八年,为此,她搜集唐代仕女服饰,先是在电脑上出服色稿,确定形制色彩后方起针,日积月累,一针一线,水滴石穿,方成大幅长卷。

“吴带当风”乃中国美术史上佳话,韶关绣娘陈小琴刻苦研究,专心致志,其对大师作品理解与再现,其对天才画卷的描摹与再述,对国画进行刺绣艺术载体之转换,其中苦辛与经验值得细细总结。

陈小琴任韶关刺绣协会会长,十年用心用力,一面创作,一面培训,令传统技艺发扬光大。其行亦勤,其志可嘉,其艺术探索与推广的可贵实践,政府扶持与媒体倡导之处,值得学界总结研究提升。

中山职业技术学院周雪清老师则将刺绣工艺融入高等职业教育,又开设工作坊,接受市场订单,从多方面努力延续提升粤绣,业绩卓越,尤其值得肯定。

其次是她为苏州人氏,承传母亲手艺,有江南气韵。其作品文雅秀丽,与岭南斑斓多彩相比,多一分清秀,多一分文人意趣。杏花春雨的江南,受千年文人雅士诗词浸染,与岭南气质殊异有别——意义亦正在于此,江南融汇岭南,斯文汲取地气,若再多一点海风熏陶,必有兼收并取之全新气象。

周雪清头衔不少,均为辛劳建树: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山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正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刺绣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山市“十大工匠”,清绣坊·周雪清刺绣艺术工作室创始人、新中式服装“梁绸”品牌创办人等等。她身份多重,文化源头多重,沟通精英庙堂民间,吾有理由厚望于她。

民间刺绣目前遭遇生活变化——刺绣产品退出日常、市场销售艰难等问题,比如潮绣有“绣娘”一种职业,但目前人数锐减。民间传统技艺如何创新?如何重新进入日常生活?是以非遗身份进入博物馆,还是回到民间发扬光大,世运几成?人为几成?孰轻孰重,孰是孰非?值得各方长期思考与探索。

刺绣历史悠久,此展冠以民间颇具用心:原生态,真本土,子承父业,女传母艺,有代代相承文化传递之传统延续。且与家庭、属地、迁徙、热爱相关,而这些元素又是民间生长,并非政府安排与学校教育。“民间”二字值得探究。

古人赞美绣娘诗句相当传神: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疏影帘栊对绣屏,鸳鸯织就怕针停/一片丝罗轻似水,洞房西室女工劳/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纤纤玉手巧轻柔,六彩交相丝线游——不知哪个朝代已成规模行业?清乾隆58年时,广绣已成规模行业——广州已有刺绣会馆,且绣工为男人,称为“花佬”,史载有三千人之众。促进广绣,名扬海内外。

中山市以国父孙中山命名,到处皆有伟人身影,天字码头是先生告别故乡之地。前身香山县乃著名侨乡,广府名城,近代文化发源地。一条骑楼老街可见近代繁华岁月,欧式建筑呈现西风东渐。一座既有岭南广府古风,又有几分异国情调小城,温婉宁静,玲珑可爱。

中山亦属广府,广州受外来文化影响甚巨,可能稀释淡漠了一些传统。然而,在相对不那么处于中心旋涡的香山文化带,传统文化得到较好留存。这,或许亦构成中山既现代又传统,既可见西风东渐痕迹,又可见古风依旧、淳厚质朴的原因所在。我想,这大概亦是广东省民协选择中山办首届民间刺绣精品展的缘由所在。

我们正遭遇千年未有之生活之变,亦欣逢优秀传统文化复兴之盛世,如何将中老年内心延续传统的期望转化为青年人的内心动力,如何让几代人同心同德传承中华文化,依然是全民努力之方向。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