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
  程湾是一个仅有四五百人口的江汉平原村落,既不靠城市,又远离改革开放前沿,没有名山大川等先天性旅游资源可以利用,没有可以提振家乡的商贾名流,这样一个寂寂无名的村落,代表了中国绝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发展生态,可以成为探究中国30多年城市化大迁徙的人口迁出地样本。
  作者以真挚的人文情怀,长期关注农村城镇化,追踪自己的村庄及乡亲4年,记录一个空心村的命运沉浮,以非虚构写作笔法,深入描写几十个人的不同命运,镜像式呈现当下乡土社会,小角度剖开中国乡村的一个断面,呈现大时代的社会小切片,描摹中国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以饱含深情的文字,表现几代人的乡愁,寻求城市化中国的情感共鸣。
  本书以作者的家乡为点,以农村城市化为线,生动再现了中国农民诀别式迁徙后的内部瓦解,以及亲酬定律、乡酬定律下的异地重构,为读者呈现了一幅浓缩版乡村命运图,为时代作证。
写作初衷与创作历程
  最初触发作者乡土调查的原因是,1994年辞去家乡机关工作南下从事新闻职业的作者,与家乡聚少离多,2011年8月因为家事,从千公里之外的珠三角,送病重的老母亲回到江汉平原老家住院。陪护母亲间隙抽空独自回到村庄,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行车记录里从村口到村中央一段2分半钟的视频里,没有出现一个人影。一种家园即将消失的恐慌沉重袭来,担心自己的家乡会像千千万万个村庄一样走向消亡,突然生出记录家乡的强烈愿望,希望为即将消逝的村庄留下点什么。[详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新星出版社副总编 老愚:
  这是一部扎实的社会调查报告,作者对自己故乡农民人生历程的细致考察,让我们感受到某种震撼。作者给出的这幅全息图,可以让我们真切地触摸到中国农民的命运。

资深出版界人士 关天晞:
  《大国空村》具有相当大的冲击力,值得一读。值得推荐给纪实文学或与“三农”有关的文学作品评选活动。

独立诗人、作家 朵渔:
  《大国空村》是献给故乡的一曲哀歌,饱含着深情、眷恋、失落与愧赧。满纸悲情中,全然赤子情怀。

知名扶贫作家、学者 爱新觉罗•蔚然:
  作者历时4年用笔记录自己家乡和乡亲,用智慧审思城市化中的乡土命运,书写一个时代的乡愁,字里行间浸透着真情与责任,那份真情令人动容,那份责任令人如坐针毡。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 陈耀文:
  作者选择往下看的心灵朝向,为向往城市但也无奈城市的农民代言,用笔、更用心记录那些被忽视的生命底色和正在沉没的声音,让我听到了满目浮华背后的几声叹息。

广东省作协副主席、中山市政协主席 丘树宏:
  “大国空村”并非少数,人口空心、生态空心、伦理空心、文化空心,已经让我们找不到乡愁。

中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山日报社社长 方炳焯:
  再一次静静地阅读我的同事花四年时间所写的一部书稿《大国空村》,泪水流得一塌糊涂。书稿真实地记录了在城镇化现代化大潮中记录者所生活过的一个湖北小村庄的命运,透过它,我看到中国大地一个个正在沉沦的村庄,感受到终将失去家园之痛。

中山市团委书记 丁凯:
  作者的调查“比记者深刻,比学者鲜活,比作家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