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相关新闻 >> 正文

国际新生代钢琴家领军人物吴牧野钢琴音乐会
相关新闻

庄周梦蝶: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来源于:中山日报   

  



    

  庄生梦蝶,是蝴蝶梦见了庄生?还是庄生梦见了蝴蝶?这是一个命题5月26日,深圳八厘米文化、哲腾文化共同出品的舞台剧《庄先生》在中山文化艺术中心星期二艺术沙龙上演。将当今研究庄子的庄生副教授和古代先贤庄周,因为一个极其荒诞的梦,有机结合在一起。将庄生梦蝶的故事进行了现代的演绎。

  两个庄先生一台戏
  《庄先生》将当今研究庄子的庄生副教授和古代先贤庄周,因为一个极其荒诞的梦,有机结合在一起。古时庄周年轻气盛不愿为官,官府差役捉拿他,他只好诈死,其妻信以为真,竟要劈棺取脑救情人,不想庄周死而复生,其妻田氏羞愧出逃。进入现代,研究庄子的副教授庄生因妻子田小蝶出走没音信而背上杀妻嫌疑,为评职称,他不惜出卖自己的研究成果给楚院长,却因头颅受伤而入院。又入古代,庄周拒不出山为相,无奈中跳河逃亡头颅受伤。最终重返现代,受伤的庄生醒来,妻子返家,深度失忆的庄生唯一记住的就是当年与妻子的初恋。这是一出荒诞剧,庄周与庄生、田氏与田小蝶、楚王孙与楚院长,都是“庄周梦蝶”的不同形式,角色也由同一演员扮演,古今角色的同一性和差异化,使之在戏剧舞台上的转换几乎天衣无缝,成为一部古今迭现的话剧。在庄周的时代,他道法自然云游天下,特立独行逍遥自在是可以实现的。但到了庄生的时代,虽然庄子的思想仍有巨大魅力,其逍遥游的潇洒仍为人推崇,但庄子的行为方式,已经成为一个只可想象而难再实现的过去。现实是庄生要交住院费,要评教授职称。因此,古今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荒诞和反讽,一个研究和信奉庄子的人,必须与庄子反其道而行之才有可能生存。

  一个半小时的演出,穿越古今两千年,化用了庄周梦蝶、竭泽而渔、濮水垂钓、鼓盆而歌等典故以及庄子试妻等野史逸事。其如诗歌一样写意凝练、饶有韵味,在有限的时空内,通过没有任何舞美的极简舞台形式,阐释繁复的人物、故事、内蕴。以简化繁、以虚写实演绎“天地之大美”。

  化繁为简呈现动人故事
  该剧的制作人赵佳在演出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剧原本是作家庞贝为葛优量身定做的电影剧本,但因为资金问题,就先排起了话剧,话剧曾经在全国各地巡演过,并分成了北京组和深圳组同时在周边演出,而不同的人物饰演也带来不同的效果。而此次来到中山演出的深圳组的演员多为80后,朝气蓬勃,所以为该剧带来了更多激情。

  她介绍说,将庄子的故事搬上舞台,其创作难度可想而知,必须找到一个切入点。庄周梦蝶的典故世人皆知,将蝴蝶作为《庄先生》的一个主题意象,是自然而然的选择,而且也符合剧情的隐喻。而《庄先生》在舞台应用上也尽量化繁为简,她表示,《庄先生》主要出场人物有14个:庄周、庄生;田氏、田晓蝶;楚王孙、楚院长;桃花、阿花;得意、警察;曹商、孔方、监河侯、杨大夫。而实际上,这14个人物分成6组,每组用一个演员来扮演,只用了6个演员。古代哲学家庄周与当代考古学家庄生可以视为一人,他们的妻子、第三者都可以理解为一人。古人和今人演绎的是一个故事,一个人物的不同侧面。在舞台呈现中,人物通过换装来变换其古今身份。而在舞美设计中,舍弃现代的多媒体效果,仅通过竹篷简房、衣柜高台等舞台布置来展现故事场景 (中山场的演出只有幕布,没有任何舞美)。这种写意的场景,放大并考验演员的表演才能与肢体语言,就像“清唱”放大并考验歌者的歌喉与歌唱能力一样。

  赵佳说,《庄子》里没写清楚庄周到底归隐何处,《庄先生》到最后留给观众是美好的想象:庄生从医院醒来,妻子田小蝶回归,两人重温起当年“黄昏时分,离开城市,就我们俩,我拉着你的手,穿过冰河,远远地望见那片芦苇地上,雪花还在飘舞……”这也是她最喜欢的台词,有着穿越尘世的超脱。

 
发布日期:2015年6月16日   作者: 责任编辑:江萍
 
参与本文评论】【进入评报专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