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新闻报道 >> 正文

我奋斗 我幸福
新闻报道

特教老师陈小可:一件事反复做 一句话反复说

来源于:中山日报   
  在幼教行业,特教老师与其他老师不同,他们每天面对的,是一些在智力、生理上有缺陷的孩子。虽然很难听到学生一句简单的祝福甚至是一声主动的称呼,但孩子们每一个微小的进步都触动着他们的心。
  陈小可就是一位特教老师,自2016年2月29日中山市残疾儿童教养学校开办以来,她一直在学校担任脑瘫组老师,日常工作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累,但她坚持下来了,“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让这些残缺的花儿也有春天”。

上班时间,陈小可与孩子们几乎形影不离,用极大的耐心和爱心帮助孩子们康复。
 
  ■康复训练贯穿全程
  炎炎夏日,艳阳高照。6月25日上午,时针刚挪过数字“8”,陈小可就到了学校,先是直奔食堂取回她负责的青草班孩子们的课间水果餐,然后回到办公室,开始准备当天第一节课。
  大学里主修针灸推拿,辅修康复的陈小可两年前由一位镇区医院的康复科医生“转行”来到学校。她说,“这个工作相当于幼师和康复训练师的合体,两样都要做。”成人康复只要一个指令就可以,为婴幼儿康复,却需要使尽浑身解数,利用玩具、音乐、故事情节或者有趣的教具吸引他们,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完成目标动作。
  陈小可两年多来一直担任学校脑瘫组的组长,带的青草班现在有8名学生,每位学生的类型、轻重程度不一样。当天星期一,按照课表,她要为孩子们上的第一节课是常识课。
  这里的桌椅都是特制的,眼前是可以抓握的栏杆形状的桌子,凳子是根据每个孩子坐立能力不同而设置的专门的矫正椅子。上课时5位无法自主坐立的孩子身后都有家长依靠着,按照脑瘫儿童康复训练的坐立形式边上课边练习坐姿。
  “现在上课,现在上课,双手抓住,脚踏实。屁股移后,腰要伸直,眼睛看着陈老师。”孩子、家长和老师同唱上课歌后,陈小可开始检查孩子的上课状态。来到无法独坐的阿立面前,她微笑着用眼神寻求阿立的回应,看到阿立吃力却努力地抬起头用眼神回应时,陈小可立即向他竖起大拇指,以表鼓励。看到本来手能够抓紧却有所放松的霖霖,陈小可来到她的眼前,摸摸她的小手提醒,“要抓紧。”
  “从如厕、洗手到穿衣吃饭,每个动作都要将康复训练贯穿其中。”陈小可说,这既是让他们学会独立的过程,也是不断康复的过程。每一天,陈小可要多次重复提醒孩子、家长正确的动作姿势和辅助技巧,更不知道要把“注意姿势”等话语重复多少遍。
  ■幸福是看到孩子小小的进步
  阿立不是奶奶抱着进教室全程依靠在奶奶身上,就是背靠着陈小可,别说走路,基本的坐立和站立都是奢望。陈小可说,像阿立这样的孩子,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出进步,但只要他认真努力,每一天都会有微小进步,这就是陈小可一直努力和坚持的动力,也是最能让她体会到幸福的事情。
  跟记者交流的过程中,看到正在做课间转移的宁宁,陈小可立即给予鼓励,“宁宁要自己保护自己,慢慢走,不要扶栏杆。”两年前入学时,宁宁还是一个只会简单社交、只能摇摇晃晃跟着家长走几步的孩子,这两年里,陈小可根据宁宁的情况,从肌力训练开始,当达到一定强度后,才开始训练她的控制能力到平衡能力。如今的宁宁会自己吃饭、穿脱衣服、如厕、行走、上下楼梯,为此宁宁妈妈轻松了许多。一路看着女儿的改变,宁宁妈妈特别欣慰。
  对陈小可来说,青草班上的每一位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几乎从没有准时下班过。有时候会觉得愧对家人。”然而,责任使然,看到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她觉得一切付出和辛劳都是值得的。
  “做这一行,没有一颗奉献的心根本无法坚持下去。”市残疾儿童教养学校校长郭燕玲介绍,除了累,待遇也不高,老师们更多是因为这份职业所具备的社会责任而坚持着,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付出,这些残缺的花儿也能遇见生命中的春天。
 
发布日期:2018年7月3日   作者:文/陈健儿 图/赵学民 责任编辑:林观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