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香山骄傲 >> 正文

五桂山下
香山骄傲

【香山骄傲】萧友梅:中国现代音乐之父

来源于:中山发布   

孙中山在危难中时得到他竭力保护;中国近现代第一所高等音乐学府是他缔造的;中国第一首室内乐、第一首管弦乐、第一首大提琴独奏曲的作者是他。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标准帅锅一枚,但他成名于一个马褂乐队。今天,小编为您介绍中国现代音乐教育之父:萧友梅

晚清最后的文科举人

石岐兴宁里“萧宅” 但无法证实此是萧友梅的祖居

萧友梅5岁随父亲迁居澳门,邻居有一位葡萄牙神甫常演奏风琴,窗外不时飘进的优美琴声,他如闻天籁,遂对音乐产生了强烈兴趣。18岁,萧友梅远渡日本专修音乐,十年后在北京为留学生举行的会试中,他自背折叠式桌椅前去保和殿考试,让主考官看得瞠目结舌,他最后取得了清王朝最后的文科举人功名。

孙中山的“侄儿”

柏林中国学生新年会(前排左四为萧友梅)

1906年,萧友梅在日本留学时加入了同盟会。同年8月,日本密探协同清政府缉捕孙中山,危急时刻,萧友梅挺身而出,把孙中山藏匿自己住处达一个月之久,孙中山与廖仲恺等革命志士的联络工作,全由萧友梅承担,一直到孙中山安全转移。孙中山比萧友梅年长18岁,平日二人以叔侄相称,可见情谊深厚。

穿马褂的管玄乐队

1922年10月,北大成立了小型管弦乐队,萧友梅担任指挥

五四运动后,萧友梅来到开风气之先的北平,被蔡元培聘进北大哲学系。萧友梅的和声学课被热捧,每当开讲,听者几近千人,极北大校园一时之盛,粉丝无数,把陈独秀、胡适、鲁迅等大师统统比下去了,一时风光无两。更轰动的事还在后头,萧友梅在北大建立了中国第一支管弦乐队,当穿着马褂和穿着西装的乐队成员登台亮相,顿时让观众亮瞎了眼。

音乐必修课的教父

商务印书馆1928年版萧友梅《普通乐学》内页

在萧友梅归国之初,音乐专业不过是高等学校里的鸡肋。后经萧友梅的奔走,音乐率先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独立成科。1922年全国实行新学制时,以前可上可不上的乐歌改名为音乐课,并且规定为小学的必修课。

最不体面的音乐最高学府掌门人

音乐专科学校江湾市京路校舍

19278月,萧友梅抵达上海筹办音乐高等院校。他所需6万元开办费及校舍建筑费只得政府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国立音乐院的开办费实际上只有可怜的3000元,就是盖一个厕所的钱。萧友梅就是拿着这3000元,硬是成立了中国第一所音乐学院:国立音乐院。他担任校长和教务主任。其后十多年,学校因为付不起房租九迁校址,凄凄惨惨像躲债似的。萧友梅在每年开学典礼上都要苦笑着说:搬家是学校的家常便饭……

萧友梅于1935年9月在新落成的国立音专校舍前

这时候,萧校长走起了群众路线:同大家挤住在一起,每天穿着一套破西装上下班。他既没有专用汽车,也没有专用黄包车,外出办事,纯粹靠两条腿,远处就乘公交车……

慧眼培育英才

1926年夏,萧友梅(左六)、冼星海(后排左六)在北京艺术专门学校合影

萧校长亲自主持招生考试,寻觅、培养有潜质的学生。经他之手,走出许多音乐家,甚至是音乐大师。当年,冼星海由北平上海考入国立音乐学院,穷得叮当响,萧友梅为他安排了文字抄写,也算是钟点工了。他还反复劝导其时候业已23岁的冼星海,将主课由小提琴改为作曲,日后,冼星海果然成为了闻名遐迩的作曲大师。“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著名的《黄河大合唱》是其代表作。

贫贱不能移

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的萧友梅像

日军侵华,上海沦陷,萧友梅要求音专内迁未果,又严词拒绝了汪伪政府的延揽,只得在风雨飘摇的上海独自继续办学。很快,他生活上陷入贫困并身染沉疴。1940年岁末,萧友梅弥留之际,竟还惦记着钢琴教室门上有一条长缝,大冬天寒风嗖嗖吹进,会冻着弹琴者的手,他嘱咐前来探望的学生要用硬纸条把门缝塞紧。

萧友梅(中)与妻女

萧友梅去世后被葬于上海虹桥万国公墓,墓碑上书“国立音乐专科学校校长萧友梅博士之墓”,碑文是书画大师叶恭绰的手笔。他遗下一子一女,儿子萧勤后来成为著名画家。

【香山名人系列之萧友梅篇】

 

 
发布日期:2014年7月8日   作者: 责任编辑:谭又喜
 
参与本文评论】【进入评报专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