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香山骄傲 >> 正文

五桂山下
香山骄傲

【香山骄傲】钟荣光:从"浪子"到校长

来源于:中山发布   

高考结束了,高校登场了,香山骄傲的小编今天也凑个热闹,跟大家说说这个被称为“北有蔡元培,南有钟荣光”的岭南大学首任华人校长钟荣光。

 

他17岁中秀才,28岁中举人,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年纪轻轻便在岭南文坛暴得大名。他曾参加入兴中会,剪辫易服,和清廷决裂,后半生更致力教育,为岭南大学的现代化倾尽毕生心血。从狂狷儒生到反清猛士,他凭真性情,真胆识,真功业名留青史。

他就是来自中山小榄镇的岭南大学首任华人校长,著名教育家钟荣光。


“票友”革命家

钟荣光比北大校长蔡元培长两岁,但和蔡元培经历很近似:早岁中举,后来投身革命,最终以教育安身立命,经历皆是“传统士人——职业革命家——现代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只不过钟荣光的一生,似乎比蔡元培要多了几分传奇色彩。

蔡先生一生更“宏大”更“主流”,无论在同盟会还是北洋政府还是南京国民政府,地位都极显赫;钟荣光相对隐微,功名不及蔡先生,从事革命也只是“票友”身份,极少担任公职,因此更加超然。蔡先生之余北大,最大之事奠过于“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主张,更重内心;钟荣光所为,则主要在将岭大收归国人自办以及此前之全球筹款,偏于行动。

当然,这只是事功层面的对比。在个人魅力上,钟荣光更寓于传奇色彩: 1915年他冲决名教罗网,与钟芬庭女士同姓再婚,比蔡先生举办新式婚礼更富叛逆色彩。更有甚者,他在甲午战争之后,愤世嫉俗,自甘颓废,沉沦于声色犬马,流连于风月场所,过起明末士大夫式的放荡生活。“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恐怕是“温柔敦厚”的蔡先生不敢想像的。

钟荣光冲破同姓不通婚的习俗与钟芬庭女士结婚


筹款高手

至于钟荣光是如何与岭南大学结缘的。容小编慢慢道来。当时,在广州有一间学校名叫格致书院,它是十九世纪中国著名的教会学校。1900年,钟荣光被格致书院聘为汉文总教习,相当于现在的语文科组长。但好学的钟荣光打破常规,以语文科组长的身份报名为该校学生,随班学习英文、算学和自然科学。

格致书院后来迁至澳门,改名为“岭南学堂”,直至1904年迁回广州,在康乐村购地建校(即今中山大学校址)。钟荣光决定举家迁住学校临时木屋宿舍。从此以岭南为家,为教育救国鞠躬尽瘁。

岭南学堂学生在上西学算术课


小编觉得,钟荣光对岭南大学最大的贡献当数两端:一是1908年~1917年间的筹款,他周游全球,向爱国华侨币和国内各界集资办学,使岭大成为国内社会办学的先驱;再一便是1927年1月,经过钟荣光和爱国师生的奋斗,将岭大从美国教会势力手中收回,这与当时以收回租界和领事裁判权为主要内容的主权化运动一样,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1927年7月1日,钟荣光正式担任岭南大学首任华人校长。

岭南大学军训阅兵式


20世纪初,国人办学的最大难题就是经费问题。而筹措经费,钟荣光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有论者甚至称他能“掘土成金”。1908年,钟荣光任岭南学堂教务长时,学校用纽约董事局捐款建成马丁堂。但他不愿长此仰赖外国人的捐款来进行学校建设,遂发起向学生家长捐款助教,建造学生宿舍和添置图书仪器。

1909年开始,钟荣光凭着满腔爱国热情,历尽艰辛遍履海外各国,向华侨宣传募捐建校,教育救国的大义。他先后在新加坡、越南、印尼、泰国、和美国各大城市向爱国华侨募捐,兴建归侨学生的寄宿舍。这些华侨中,就包括四大百货之一,先施公司的创始人,同为香山籍同乡的马应彪先生。十多年间,经钟荣光募捐筹款,学校建成四座学生寄宿舍以及张弼士堂、爪哇堂、嘉庚堂马应彪招待室等。珠江南岸这片空旷荒凉的土地上,一幢幢校舍和教学楼拔地而起,连成了一片十分壮美的建筑群。

钟荣光生前筹建的古色古香的学堂建筑,

已是中山大学最美的风景。


1924年至1926年,钟荣光开始了一生中规模最大的筹款活动,他代表岭南大学访问中南美洲,获得小洛克菲勒资助,为岭大筹集美金231.6万元,其中洛氏个人出资57.9万元。钟荣光称,“岭大”二字,至今才“有名有实”。在钟荣光的努力下,岭南大学不仅成为当时广东最秀丽堂皇的花园式学校,而且是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建设起来的华南第一所大学。

WillianErnst Hocking(前岭南大学理事,哈佛大学教授)在《岭南大学》前言中说:“岭南大学校史讲述了一个关于勇敢精神与冒险经历的极珍贵的故事。”钟荣光先生就是这段历史的代言人。

岭南学堂童子军表演

开放自由

钟荣光于岭南大学的功绩,远不止备偿艰苦远涉重洋筹款,振臂高呼夺回教育自主权,更在于他以开放自由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理念,让岭南大学成为中国最早的完备大学之一,并集小学、中学、大学于一体。这里诞生了中国教育史乃至文化史的诸多传奇:陈少白、冼星海自这里走出,陈寅恪、姜立夫来此教书育人度过晚年……

经过钟荣光及同仁的共同努力,到1931年,岭南大学已建成医学院、工学院、商学院、神学院、农学院及文理学院共约30个系,具备现代化综合性大学的雏形。

岭南大学的前世,中山大学的今生,见证了广东教育的

昨天和今天


在岭南大学扩建期间,孙中山先生曾三度到学校演讲,在《非学问无以建设》的演说中,他勉励岭大学生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要“有国民的大志气,专心做一件事,帮助国家变富强”。在陈炯明叛乱期间,孙中山避难“永丰”舰,曾多次到岭南大学小住,钟荣光千方百计掩护,让孙中山和宋庆龄安然度过。

孙中山先生(中)曾三度到岭南大学演讲


男女同校的先行者

现在谈男女同校,简直笑话,可当年这样的事,是被称为“有伤风化”的,但我们的钟校长就有这样的胆量。岭南建校之初,只有木屋平房两座,男女学生六十一人,全部寄宿学校,六、七名女生没有宿舍,钟荣光就拨出自己住宅二间给她们寄宿,把学生视同自己的子女。这正是钟荣光力排二千多年来的封建陋规,开创我国教育史上男女同校的先声,比北京大学于1920年始收女生还早16年。

钟荣光开创我国教育史上男女同校的先声,比北京大学于1920年始收女生还早16年


尽瘁岭南

钟荣光与发妻何女士和生平知己钟芬庭女士都十分恩爱,却没有后嗣;1937年6月,钟荣光年事已高,辞去岭南大学校长一职,由李应林继任。广州沦陷后,钟荣光随岭南大学避难香港,1942年1月7日,在香港病逝。1947年,钟荣光逝世5周年时,岭南大学同学根据其生前遗愿,迎奉其灵柩回广州,隆重安葬于岭大康乐园中。钟荣光去世后,岭南大学师生将他的生前居所,位于今中山大学内的黑石屋视为圣地,各继任校长都谦让不肯居住。直到1948年,岭南同学总会会长杨华日与校长陈序经商量,将黑石屋作为岭南同学总会会址,以表达对钟校长的怀念之情。

半个世纪过去,黑石屋也成了中山大学的贵宾楼,苍天古树的掩映之下,在兀自讲述着一段辉煌的历史。


(图文素材由中山声屏网提供)

 
发布日期:2014年7月8日   作者: 责任编辑:谭又喜
 
参与本文评论】【进入评报专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