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香山骄傲 >> 正文

五桂山下
香山骄傲

【香山骄傲】方人定:融汇中西的岭南画派大师

来源于:中山发布   

  “说岭南,方人定是一峰!看百年,方人定是大器!千古还有千古,但方人定是绝唱!方人定做到的,今人未必做到!方人定留下的,未必有人举起。“

  这是2001林墉先生“纪念方人定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活动中撰文的《再唱绝唱》。今天,让我们走近的岭南画派“骁将“——方人定,去品位他风格多变的画作。

  弃仕从画

  方人定,1901年出生于沙溪濠涌,后毕业于孙中山任校长的广东法官学校高等研究部。他自幼性耽艺术,临摹古画,读书后他放弃仕途,进“春睡画院”跟高剑父学画六年。为了使中国画得到进一步的改革,他赴日本留学。1935年归国后,他在广州、上海、南京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好评如潮,被誉为“时代画家”。

  国画革新

  左图:《琵琶行组图》之一 右图:《西厢记组图》之一

  方人定早年研习传统中国画,从山水花卉翎毛走兽转向于人物。后又融入日本“浮世绘”技法、东洋艺术的情调和人体写生的知识。1939年赴美国,考察和学习西洋绘画,探索对中国画的改造与创新,在艺术观念和技巧上的一次又一次转变。《琵琶行》和《西厢记》这两个古典题材组画的创作,似是对他早年观点的否定之否定,继而转向对东方的传统手法的回归。

  方黄之争

  国画研究会的论战先锋——黄般若

  20世纪前半期中国美术界画派渐趋多元。就画风及流派而言有北京画坛、海上画派及岭南画派;就意识形态及艺术主张,则有革新派与传统派之别。西学来袭,革新派与传统派的分歧在广东地区则是岭南画派与国画研究会的对峙。代表人物便是方人定和黄般若,历时半年的笔战,即“方黄之争”。这场争论,是现代中国美术界传承传统、意图革新的一次交锋。

  融汇中西

  《华侨农场所见》(1963年作)

  方人定的人物画作品,艺术倾向以写实为主,把中国画的笔墨功夫,西洋画的明暗用色和日本画的装饰趣味,揉合在一起,为其表现内容服务,成就了他独具个性的人物画风貌。他的作品,构图大胆新颖,别具一格。

  左图:《踏雪》 右图:《闲日》

  方人定善于提炼出单纯的黑与白构成简洁而又丰富的画面,善于以墨色渲染和白粉勾描造成生动、精妙的质感。他1931年创作的《闲日》与《踏雪》就是代表作。那白披巾、白兔,黑绒裙、黑丝袜、黑皮鞋……不同的质地表现得这样精彩,成为画面效果的构成要素,成为塑造人物、烘托氛围、表达主题的重要艺术语言。大片黑或白的妙用,无论是对刻画那位抱兔闲坐的少女、持伞踏雪的女士,都是表现人物气质、抒发情感的极恰当的手段。

  淡泊名利

  中华独立美术协会成员(前排左起:方人定、杨荫芳、曾鸣、梁锡鸿)

  方人定一生淡泊名利。1956年,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成立,拟安排方人定出任副主席,方推辞了,反而推举了以前国画论战时的对立派卢振寰当副主席,自己仅担任理事。广州成立文史馆,安置一批名流。赵崇正、苏卧农等都到方家叫杨荫芳(方人定夫人)申请,说按她的条件,完全可成为第一批馆员。方人定说,还有一批画家工作生活无着落,比自己家困难得多,应该把名额让给他们。直到方人定逝世,他的夫人杨荫芳才进了广州市文史馆。

  (来源中山之窗)

 
发布日期:2014年12月22日   作者: 责任编辑:刘小榕
 
参与本文评论】【进入评报专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