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窗口 >> 正文
给公交车“治病”的人

2014年4月23日  来源:中山日报 2014-4-23 7037 A5 【收藏本文】 浏览
谭铁强每天给公交车"治病"。12年来,他维修公交车4万台次。

    12年前,他从湖南来到中山成为一名公交车维修学徒,从此再没有离开过公交车维修岗位;12年间,他维修的公交车多达4万余台次,相当于把目前整个公交集团2000 多台公交车维修过20遍;12年来,他从学徒变成师傅,教会了五六十名学徒,但他依旧坚守岗位。他的职业是公交车“医生”,专治公交车“疑难杂症”。他就是今年32岁,市公共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乐群和城东汽车修配厂维修班长谭铁强。
    ■维修工一干就是12年
    4月17日上午,城东汽车修配厂,身材魁梧的谭铁强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他身着洗得有些发白的休闲裤,双手摊开地放在桌子上,身上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油迹。
    2002年5月12日,他来中山的第一天就进入了市公交公司,当天晚上就开始上班。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班一上竟然就是12年。
    因为整天都处于“战备”状态,2010年结婚之前,他没回过一次老家过春节。
    谭铁强的孩子今年两岁多,即便现在,广州搭乘高铁回家只需三四个小时,谭铁强也难有时间回家。老家贫穷,为了多赚点钱,他选择与妻儿两地分居,常年住在公交集团的宿舍,大半年才回一次家。但每次发工资,他总是第一时间把工资的一半寄回家。
    问他怎么跟家人联络感情,他笑了笑说:“想孩子了,可以进行上网视频聊天。”
    ■加班到天亮也不让“病”车上路
    公交公司的维修任务繁重,谭铁强的主要任务是,一旦有公交车出现了“疾病”,运送到修配厂后,他得立即给车“治病”,同时,所有公交车收工后,他们都会例行检查,他跟公交车的关系,就好比医生和病人。
    修配厂城东车间中山港驻点副主任于枫说,公交司机每天一般都是晚上十一二点钟才下班,除了正常的回厂必检之外,如果司机报修,无论是多么微小的维修项目,谭铁强都会带队马上进厂维修,确保第二天上路的车辆足够应付市民出行的需求。因此,维修工的夜间工作量也很大,他们经常是通宵达旦地工作。
    于枫说,几乎是365个日日夜夜,谭铁强等维修工都会钻维修地沟,弄得满身油污;趴车底热得大汗淋漓。即使台风暴雨来了,他们也是不说二话,加班加点,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上路的公交车不是“病”车。
    ■12年把2187辆车维修了20遍
    天气较热,谭铁强把衣袖随意地卷起,我们看到了他这里有一道疤痕。他云淡风轻地谈起它的来历。
    2009年的夏天,气温达到30摄氏度左右,而路面热度将近50摄氏度,一辆公交在路上因为离合打滑而失灵。收到通知后,谭铁强的团队负责为这辆公交“治病”。因为公交的车身较大,离合器跟压盘加起来足足有五六十斤,即便谭铁强已戴上手套做足保护措施,但在拆离合的时候因重心不稳,让底盘撞到了暴露在外的手肘。由于公交启动的时候离合器摩擦生热,而打滑则导致其温度更高,手肘窝立马被烫出几个大水泡。
    谭铁强说,常常跟铁器打交道也难免磕碰。当时他只是用急救工具简单消毒了伤口,而且带着这个伤他还继续工作,所以留了疤。
    修配厂厂长何纯青拿谭铁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谭铁强维修的公交车大约在300台次,12年超过40000台次,相当于把现在全集团公司2187辆公交车每台维修过20遍。
    ■把车修好是最快乐的事情
    于枫说,谭铁强技术好,肯钻研。根据公司的安排,每回有新车型回厂,谭铁强会参加各类培训、看书学习。
    谭铁强说,从早期的解放牌到90年代的柴油车,到21世纪的电喷车,再到现在的快速公交BRT,这些新型公交与传统公交相比结构更复杂,对维修工的技术要求也更高,可谓“修到老学到老”。而经过磨合、思考、判断、研究,治好公交的“病痛”,对他而言,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工作负担重,谭铁强并没有想到跳槽或者离职,他准备一直干下去。“偶尔累了,就跟宿舍几个人出去喝酒、聊天、吃夜宵,放松心情,或者几个人在宿舍里打打火锅。”对现在的生活,他感到满足而安逸。
 
文图/见习生陈泳蓓 首席记者卢兴江 讨论列表】【打印】【关闭
版权所有@中山市公共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2014